從元祖遊戲玩家角度講吓 Pokémon Go

IMG_8807.PNG

先此聲明,呢篇文唔講技術唔講科技,呢兩樣嘢太多人講,我睇到厭。我只係想站在元祖玩家角度講吓隻 Game 點解咁成功咁有 noise。(另外我手打我心,廣東話!支持粵典港語學

我係 1996 年入坑嘅玩家,為咗 Pokémon 買過 Gameboy、Gameboy Color、Gameboy Advance、NDS(銀灰色)、DS Lite、3DS(多部),從 GBA 開始每一代都買曬所有版本玩;動畫仲追緊,知道小智終於有機會響 Kalos Region 拎亞軍好開心。

有篇文章話 Niantic 個老總 20 年磨一劍,響技術層面令 Pokémon Go 得以誕生;但對 Pokémon 嚟講又何嘗唔係用 20 年嚟磨呢把劍?

1996 年推出至今 20 年,Pokémon 除了攻陷過日本市場,更成功搶佔歐美市場,令 Pokémon 成為一個屬於世界嘅回憶。假設當年小一已經開始打 Gameboy 版,嗰個細路今日 26 歲;當小六開始打,今日就 31 歲(唔計中學生啦,自己計啦)。籠統啲計,呢班友今日個 age range 係 25 – 40 歲,代表乜?代表當年玩過嘅玩家,甚至 Fans 都踏入消費力最旺盛嘅時候——大學畢業,開始返工,買樓遙遙無期,更重要係未生仔(就算有都得一件),佢哋可以算得上最無聊、最肯洗錢尋找童年回憶,又因為已經轉過珠射過彈珠等,好樂意去課金畀錢。Pokémon 嘅遊戲、動畫、漫畫,可以話代表咗佢哋童年嘅一部份,而呢個時候梗係要引用呢一句:「回憶係無價嘅」(呢個時候一定要出呢張圖)。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9.46.39 AM.png

既然「回憶係無價嘅」,咁依家又一隻 Game 主打「回憶」,仲話基本 Play 「無價(免費)」,咁你玩唔玩?玩!搞掂。除咗有呢班老玩家,miss 咗元祖版唔緊要,你仲有金銀、寶石、黑白(Best Wishes)、XYZ 入坑嗰班後生,佢哋玩唔玩?玩!咁老人家點?好簡單,你個仔玩,你個孫玩,你玩唔玩?我諗好多人都會答:「玩!」全年齡層攻略完成!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09.54 AM

講完年齡層,講吓精靈。Pokémon Go 可以話回歸 Pokémon 原點,用 151 隻精靈做賣點。作為第一代開始玩嘅玩家,好多人有時都耿耿於懷話:「新精靈越嚟越醜。」量化呢個 statement 可以話「自寶石版開始新精靈嘅菱角多咗、冇咁似生物」,我諗唔少老玩家都會揀返自己熟悉、喜歡嘅精靈嚟用。Pokémon Go 開始時只係出元祖精靈,除咗方便管理外亦可以畀元祖 Fans 尋找他們的回憶。用元祖嚟 Mark 住班老人家,又可以將元祖帶畀新一代,何樂而不為?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11.34 AM

另外適逢今年係 Pokémon 20 週年,任天堂亦重新推出元祖版復刻畀人 Download。老玩家可以買嚟尋找回憶,新玩家亦可以睇到呢個遊戲嘅進化。回憶又好,貪平買嚟捉返啲舊精靈都好,接觸過元祖系列精靈,再用一個全新方式響現實世界同精靈互動,當然有吸引力。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23.07 AM

外國玩家打扮成 Pokemon Go 主角玩 Pokemon Go (Livedoor 新聞圖片

最後講吓人物設計,Pokémon Go 嘅男女主同遊戲機嘅設定係唔同,遊戲機設定大概就同動畫一樣係小智咁大概 10 歲,但係 Pokémon Go 嘅主角年齡睇嚟似 18 – 22 的青年男女。對 26 – 40 呢代玩家嚟講,18 – 22 呢個年齡設定代表青春、活力,係自己最無憂嘅時候;對 6 – 15 歲細路,18 歲則係大人嘅象徵,亦係成長嘅憧憬,無論對邊一代人嚟講都會有投入感。至於角色套衫設計得好 Sporty,時尚但不失樸實,可愛得嚟又少少性感(或型仔),設計唔花巧好似日常運動裝,要搵亦唔難,因此令人更加容易投入遊戲,甚至開始 Cosplay,Cosplay 住嚟打機?

總而言之,呢隻 Game 肯定會爆,現在只希望香港早日可以玩到。

注:全篇文我冇講過比卡超三隻字真係好叻!又,我係特登唔寫《精靈寶可夢》,響「注」到寫方便畀 Google index 咁啦

粵語詞彙 vs 標準漢語

Screenshot 2015-01-09 14.38.31有些老師,很懶,拿着十年前準備的教案,甚至自己求學時的筆記改寫,就拿來教學生。在 Facebook 看見有這樣的一張圖,典型的廣普對譯練習,但隨着時代的不同,答案可能已有所差別。

2. 手板
《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第六版)均有收錄手板,不過有標識註明是「方言詞」

4. 的士
的士在《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中已有收錄,當時註明是「方言詞」;但在 2012 年第六版中,已經刪去方言標示,顯示「的士」一詞已進入所謂標準漢語的系統中。

5. 巴士
兩個版本均有收錄,均標明是「方言詞」。不過有上面的的士為例子,假如「巴士」一詞在全國使用的話,則未來或許可以脫離「方言」標籤。
但查詞條【巴】,解釋四為巴士(沒有方言標籤),引申使用為大巴、中巴、小巴,再看大巴,指大型轎車(多指公共汽車或旅遊用車)(巴,英 bus)。可見巴士也已經進入所謂標準。

6. 取錄
大陸、台灣均作錄取

7. 質素
有收錄,有標識為「方言詞」,釋義為「素質(2)」,即「素養」。不過個人認為香港人說「質素」其實指某東西的「Quality」,意思較像大陸所謂的「質量」。

8. 嘜頭
有收錄「嘜」,標識為「方言詞」,指商標 mark。

9. 雪糕
有收錄。名詞,用法有二:一指冷食,用水、牛奶、雞蛋、糖、果汁等混合攪拌冷凍而成,形狀像冰棍。用法二則標識為「方言」,指向「冰淇淋」。「冰淇淋」再指向「冰激淋」,指半固體的冷食,用水、牛奶、雞蛋、糖、果汁等調和後,一面製冷一面攪拌,使凝結而成。【英 ice cream】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所指的「雪糕」,應該是香港的「雪條」。

10. 冷氣
《現漢》五、六均有收錄,指 1. 利用空調製冷等方式產生的低溫空氣;2 指能產生冷氣的機器設備;沒有「方言」標識。

每個地方的用字有它的歷史、文化背景,怎能說「標準」就把它們抹殺?以「的士」為例,多人說了,多人用了,就能走進所謂「標準」。語言與時並進,不是鐵板一塊,新的概念、新的事物誕生,自然有各種不同的翻譯、說法。哪個翻譯較強勢,自然能成為「標準」。要捍衛粵詞,不是靠罵來罵去,而是應該多用多說,直至它成為「標準」。

埃博拉隨想

Changing color

即使我們極不情願也要面對一個現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抓牢了【中文】的定義。

殖民地 150 年間,香港避過發生在北邊的種種,戰後因政策改變而從中國本土切割,製造了讓「本土意識」萌芽的土壤。經濟上因為大陸資金的流入開始發展,愛好自由,不黨不派的中國人來港,也因此開始找尋自己的聲音(音樂)(Wong 2003, p. 13)。

粵語曾經隨著音樂、電影離開亞洲走遍世界,廣東語也成為了外國人學習的語言。但隨着上世紀80、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不顧一切地發展工業、房地產,「大葛拔起」已是不爭的事實。普通話及中國制定的詞語譯名也隨着國力提升,在國家以及國際機構成為一個「標準」。

假如香港仍在「英治時期」,自然可以不理這些「標準」,可惜 1997 年主權移交後,現在是「中治時期」,既然國家有「標準」,特區政府跟從是可以理解的。縱然民間有反對聲音,但也不會改變這個大方向。

以近日鬧哄哄的「Ebola virus disease」為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名委)根據普通話拼音定名為「埃博拉病毒病」,香港則早已有翻譯「伊波拉病毒」。但翻查特府現在的《政府部門常用英漢詞彙》卻未見此詞,縱然網友擇言指特府法定語文部內部仍叫見《詞彙》內仍稱「伊波拉病毒」。但詞庫沒有公開供公眾下載,民間難建基於《詞彙》內的資料,進行整理、維護。

在這當下,民間除了可以投訴、示威表示抗議外,更應趁大家還對那些字詞留有記憶時,有系統地把那些翻譯整理,製作數據庫方便日後檢索。三國演義開卷有曰:「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現在要是不趁機會整存粵語,他日即使有機會也無法把握,繼續任人魚肉。

7 月 31 日後記:上文說《政府部門常用英漢詞彙》未見 Ebola Virus 有誤並已更正。

Continue reading

異讀中文笑話

536277_364615980263690_493833530_n

網絡時常流傳這類圖,用普通話唸詩,把好好的詩句變成古靈精怪非常可笑的句子。偶然在社交網絡看見老師輩人士轉貼分享,說什麼中文不容易,大家努力這類的說話,我只想說……:「是普通話太蠢吧!」

作為地道第四代香港人(按血族關係計算,並不是某個社會科學學者按時代、年齡分類),我一直以廣東話接受中文教育,課堂中鮮有這種笑話出現,這是因為相對漢語北方方言,南方的廣東話、閩南語等保留了不少華夏語言的口音。現在所謂普通話,是由北方方言演化而成,上溯歷史則是自蒙古鐵騎統治元國時開始流行。

廣韻中除了平上去入,還把聲調分陰陽(入聲有中入聲),因為聲調複雜,蒙古人說得不好,所以逐漸簡化成現在人所熟悉的四聲——聲調僅餘平上去,入聲被抹殺,陰陽也丟得七七八八。中文用九聲來唸,同音異字雖無可避免,但絕對沒有北方方言那樣繁多,精緻的唐詩宋詞用廣東話唸更不會變成低俗、白痴的搞笑文章。以上圖陸游的《臥春》為例,可能會變成《餓春》這種男士問題,卻不會變成《我蠢》。

我看這種所謂笑話,只會想起華夏精緻文化的淪亡,以及苟延殘喘的廣東話在香港正受所謂大一統標準的逼害。秦始皇的「書同文」規範了文字,但各地方言仍能百花齊放,蓬勃發展;共產黨的「口同語」企圖消滅中國方言,以政治上的規範統一各地的口語,民眾的思想,為此我們必須努力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