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麵的回憶

Sakura jima

拉麵,是一個人的浪漫。

我喜歡隨便走進拉麵店叫一客オススメ,因為我不相信「每樣東西都好吃」這種美麗的謊言,我相信每家店都應該有一兩樣代表作,要是連代表作也弄不好,更多古靈精怪的口味也無用。

還記得準備高考時,讀書讀得頭昏腦脹,累得有點吃不消,於是做了一點瘋狂的事——縱然知道幾天後就要面對毫無信心的生物科考試,我還是暫時放下啃不下的課文,跑到金鐘,搭纜車到山頂。那是三、四月,山頂又濕又冷,沿著夏力道、盧吉道走了一半,又冷又餓,於是急忙下山,跑往銅鑼灣拉麵橫丁吃一碗拉麵。冰凍的手指捧着暖暖的湯碗,一邊吃麵條,一邊喝滾燙的湯,寒意盡驅,身心舒暢。

又記得2013年去日本,興之所至來了一趟渡輪之旅,從沖繩島出發前往鹿兒島。雖然船是小型郵輪的大小,但「渡輪」自然就只有渡輪的服務。呆在船上 24 小時,我不是看書就是睡覺,迷迷糊糊誤了午餐、晚餐的時間,肚餓了才發現船上唯一的餐廳已經休息,只好隨便去小賣部買飯糰充饑。好不容易撐到翌日早上,踏足鹿兒島市,立即搭巴士前往中央駅,等候從福岡搭巴士去鹿兒島的朋友。本打算跟朋友匯合後再吃午飯,但我餓了一整天後,一放下行李,已經急不急待地衝進拉麵店。餓着,吃甚麼都覺得特別美味,而且那拉麵店的湯頭與椰菜相當匹配,邊吃麵邊吃菜的吃法也頗獨特,因此我對那家店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一個人吃拉麵,浪漫而自由。與其他人一起去試拉麵,難免要顧及他們的臉色,即使自己吃着覺得不對勁,看見他們吃得起勁也不好意思潑冷水,反之亦然。吃,應該是一種享受,一邊構思感想,一邊想着如何應酬別人,對我而言着實太累。

Advertisements

閒談月餅

我生於某年中秋,農曆八月十五,月餅順理成章成為了我的生日餅。

過去二十幾個中秋,家人每年都購買傳統的「雙黃蓮蓉月」。年紀還小的時候,一次會吃整個月餅的四分一或一半。但近年,月餅成為了我家的緊急糧食,每年中秋吃剩的月餅,我們都會放進冰箱,肚子餓極的時候才拿出來吃。

年紀越大,越怕「三高」,傳統月餅的蛋黃、甜甜的蓮蓉雖然吸引,但仍教人害怕。

幾個星期前,去了沙田文化博物館看「吉卜力工作室場面設計手稿展‧高畑勲與宮崎駿動畫的秘密」展覽,參觀前先去新城市廣場的 Starbucks 充電。結賬後等待咖啡時,店內的 Barista Tammy 熱情地遞上了一份 Starbucks 月餅給我試食。我一向沒有接觸新派月餅(即例如雪糕月餅、朱古力月餅等),甚至連已經推出多年的冰皮月餅都沒吃過。但 Starbucks 的桂花月餅和抹茶月餅卻令我心動,吃在口裡沒有油膩的感覺,反而有淡淡清香,相當美味。IMG_9615

 

Tammy 善用顧客下單購買飲料後與等候飲品的空檔,推銷公司的產品,整個流程非常自然、順暢。很高興可以嚐到新滋味,今年的生日餅我選定了!

重溫那年,那杯星巴克草莓特飲

2009年,人在倫敦。

雖然在 Zone 1 的 South Kensington 上學,但卻住在老遠的 South Ealing。

雖說 South Kensington 與 South Ealing 都在 Piccadilly Line;但橫跨一至三區的月票(絕非港鐵那種只有一個月內有效的回數券)卻索佳近一百英鎊(現在更要 141 英鎊),非我等窮學生能支付……只好退而求其次,購買覆蓋二至三區的月票(今天也要索價 90.7 英鎊了)。幸好,那張月票的價錢,除了包括乘坐那古老的 Tube,也能跳上穿梭一區的巴士,因此出入還算方便。

香港的地鐵、巴士、商場在夏天都會開冷氣,溫度堪比餐廳放材料的大冰箱;但在英國,即使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下,倫敦變得越來越熱,但除了商店內有冷氣外,商場、巴士、地鐵等都沒有冷氣。炎炎夏日,在香港還可以打邊爐吃火鍋,在英國一定要找一些冰涼的飲料降溫。

Strawberry Cream Frappuccino

交通樞紐 Hammersmith 是我轉乘巴士的地方,炎炎夏日列車內擠滿了人,除了悶熱還是悶熱。離開地鐵,看見 Starbucks 推出夏日特飲 Strawberry Cream Frappucino,立即二話不說用 Starbucks 卡購買!在烈日當空下一邊等車、搭巴士,一邊飲甜甜的草莓特飲,解渴又消暑。

轉眼來到 2014,香港星巴克竟然讓我重新回味這個夏日好滋味!與 6 年前的那杯 Strawberry Cream Frappuccino 不同,香港這個夏日特飲除了有忌廉和味道濃郁的草莓醬外,忌廉上更灑上了脆脆,讓口感更豐富!Strawberry Cheesecake Frappuccino

 

享用這個特飲,不宜窩在室內涼冷氣,應該走出露天陽台或是公園,一邊享受陽光,一邊飲冰凍的飲料,才是最佳的享受!

荔枝角道的美味餃子店

去鴨寮街買物後,從深水埗步行前往位於荔枝角道的美味餃子店,看看它是否對得住它的招牌,是否如傳聞般一樣美味。

到達店鋪時約晚上八時半,剛巧有客人埋單離座,稍等員工收拾檯面後便能坐進去。

在店內,看見兩位員工忙著包餃子,貨如輪轉,賣完一盤又一盤,果然名不虛傳。剛想叫馳名的白菜餃,但是已經賣光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叫了一客韭菜湯餃及椰菜雲耳煎餃。

IMG_8739

先到的是湯餃,野葛菜湯湯底,喝一口湯已經嚐到淡淡的野葛菜味。再吃餃子,餃子的皮煮得剛剛好,一咬就破,咬破之後肉汁徐徐流出,與菜湯湯底混為一體,更覺鮮甜好味。吃完一隻沒加調味的餃子,立即再來一隻。這次薰一點醋,沾一點辣醬,開胃醒神!

IMG_8741

吃過幾隻湯餃後,剛煎好的椰菜雲耳煎餃便端了上來。金黃色的餃子煎得剛剛好,不像拉麵店的餃子總是燶得黑了一大片。可惜可能煎餃的油用得比較多,餃子的皮煎著煎著變得有點像炸,結果皮有點韌,有點硬,很難才咬得開。豬肉混了椰菜和雲耳,咬下去偶有雲耳的口感,非常特別。

在湯餃與煎餃之間,我會選擇湯餃——店鋪用的湯與餃子相當匹配。晚餐清清淡淡,簡簡單單便可以了,吃太多油會很容易變胖的。

地址:太子荔枝角道88號鑽發樓地舖(其實從太子步行前往比較好)

博多一幸舍:赤ラーメン vs 黒ラーメン

幾個月前已經去博多一幸舍吃過原味豬骨拉麵,昨日夜晚再度光臨。既然吃過原味,我決定品嘗他們的特別款式——黒ラーメン和赤ラーメン。
IMG_8680赤ラーメン是在拉麵店的湯底上,淋上明太子油。豬骨湯加上魚香,還有一點點辣味,更開胃醒神。以前直接食明太子,可能明太子的品質不好,有一點淡淡的腥味;本來點這個赤拉麵時也有此擔憂,但當拉麵來到面前,飲了一口湯,擔憂便一掃而空。建議進食時可加上檯面放著的紅薑絲和蒜蓉,消除那種油油的感覺。
10325384_10152430185360115_8261268855273862159_n黑ラーメン是在原有的湯底上加上黑芝麻醬,跟平常用來拌沙律的不同,這是黑芝麻醬。實際上感覺有點像把芝麻糊加到湯底上(不過是鹹的)。未吃拉麵先喝湯,湯一進口腔已經嚐到濃郁的芝麻香味,可惜回甘卻帶有一點炒燶了的味道(這個味道同煮芝麻糊黏底後一樣),這點令芝麻豬骨湯大大扣分。由於黑拉麵最重要的湯底不好,只是隨便把麵和叉燒吃了填飽肚子就算。

如果從赤、黑兩者中二擇其一,我會選擇「赤ラーメン」。

博多一幸舍:
銅鑼灣登龍街 39 號地下
每日:1100 – 2300

不愉快的一風堂體驗

20140403-190555.jpg

剛看完二十六卷的《拉麵王》漫畫(原作:久部綠郎/作畫:河合單),勾起了去吃拉麵的癮。距離下次計劃中的日本之旅還有半年,只好在香港覓食。昨日經過一風堂,決定去嚐味。

我非常清楚一風堂是美心集團旗下的特許經營餐廳,光顧連鎖集團不求一碗質素頂級棒的食物,只是要求食物質素穩定、服務質素穩定。再者我沒有經過嚴格的味覺訓練,湯底裡面有甚麼材料絕無可能像漫畫角色般,喝一口便如數家珍地說出來。首次品嚐的拉麵店,我通常會吃他們的元味拉麵,因為那應該是他們要弄得最好的食物。如果連元味也做不好,那麼其他創作拉麵也沒有品嚐的價值。不過,味道怎樣我不想多說,簡而言之就不是難以下嚥吧。

吃完麵,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正當我把筷子擱在一邊,打算小休後慢慢品嚐他們的豬骨湯,侍應已走過來把筷子拿起,放進碗裡拿走。整個過程非常流暢,侍應不發一言,我也看呆了眼。

去拉麵店吃過麵後不喝湯就是不尊重廚師,所以除非那碗麵難吃得叫我難以接受,否則我去拉麵店多數會把湯喝光。而且一風堂可以讓客人下單叫【替玉】,我不能為了替玉而留點湯嗎?一風堂的侍應不發一言就拿走整碗湯非常過份!那個舉動只會讓我想起雲吞麵店,客人吃過以後就趕人走。但是我去的是日式餐廳,不是去大排檔或倫敦旺記啊!

身邊有朋友勸說那或許只是一個侍應的問題,但作為前零售業職工,我的認知是每一位店員都是公司的代表。那一個店員不恰當的舉動,直接影響了我對香港一風堂的觀感。

要安排同事飛去日本受訓或體驗可能好貴,不過日本觀光廳有好詳細的介紹:https://visit-japan.jp/enjoy/noodle/course.html 不能安排海外培訓,最少也給他們看看吧……

拉麵店煮湯是最耗時的。因為麵條大都是委託製麵廠,所以湯就是本店的特色。對於店老闆而言,希望客人連湯都喝光,但是因飽肚程度與湯的味道而有所殘留也無妨。覺得好吃的話就把它喝光吧!透過麵碗來表達您的心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