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畸大道(Avenue Q)觀後感

IMG_0501

第三次入場欣賞 Avenue Q,不過和前兩次不同,今次是廣東話版。廣東話版不論對白、歌詞都非常入鄉隨俗,生鬼有趣。抱著以一套獨立制作的廣東話音樂劇入場欣賞,精彩得無話可說。不過小弟在英國兩度欣賞,亦有一段時間在 iPhone 不斷重溫歌曲、上 YouTube 欣賞音樂劇的片段,難免響心入面打咗幾個問號。

中文的信息量比英文多,歌詞難以逐字翻譯,必須另譜意思相近的歌詞,這一點翻譯黃詠詩和填詞王祖藍實在居功至偉。光是 “The Internet is for porn“ 中的頭幾句:The Internet is really really great… for porn; I’ve got a fast connection so I don’t have to wait… for porn; …” 填為「無線上網可增加我睿智(AV),由極速光纖加速有乜想網上知(AV)」已經可見他的心思。

“What do you do with a B.A. in English” 在廣東話版搖身一變,不是變成「中文學士」而是「通識課程」,相當切合香港近況。”The Internet is for porn” 一如英文版一樣搞笑,雖則頭一句「無限上網可增加我睿智」,我當時聽為「增加我弱智」,但 Trekkie Monster “AV” 一嗌,立即忘記之前的問號;又,AV 兩字響亮動聽,絕對係「For Porn」二字的好翻譯。

幾個問號位:

  1. It sucks to be me(最仆街嗰個)的歌詞因為相當本地化,結果 Gary Coleman 出場的一段突然有點落差。又,應該沒多少個香港人知道誰是 Gary Coleman,不過即使不知道誰是 Gary Coleman,相信也見過以下「潮圖」。Who-fuckin-cares沒錯,他就是 Gary Coleman。
  2. If you were gay… 英文版中最有趣的地方是「but I’m not gay」,可惜在廣東話版中,「but I’m not gay」變成了「相信就奇」;再配合後面「即使我都係 好鍾意男仔」,相信除了早知 Nicky 並非同性戀者的朋友會心照之外,大部份觀眾都會以為其實 Nicky 都係同志。
  3. 當 Kate the monster 數 Mix Tape (香港版為 CD,不過歌名我會保留英文名,方便去 iTunes 查找)裡面的音樂時,一開始我還以為會保留英文部分,不過後來加入「阿里山的姑娘」相當有趣。不過英文版數歌名的部分,其實相當明顯地是 Princeton 向 Kate 示愛(I’ll have to say I love you in a song),雖然香港版短暫以「為你鍾情、少女心事、打開信箱、Loving you、Only You」營造氣氛,但最後無厘頭地用了「放學 ICU」則因為相當 Catchy 而幾乎拆毀之前的鋪墊,最後「你知道我在等你嗎?」亦較「I’ll have to say I love you in sa song」含蓄。
  4. 其實不可以算問號位,只不過最後 For Now(活出每天)一曲,Broadway 或 London West End 的版本在最後 It’s only for now… (Sex); It’s only for now… (Your hair); It’s only for now… (George Bush),好老實,我滿心期待會有串政治人物的環節,不過當聽到歌詞填為「這刻擁有」,就覺得絕對不可以是 CY。
  5. 耶穌是黑人還是白人那個笑位著實難完全融入本土市場。始終台上的演員都是香港人,不像歐美版那樣種族分明(大肥佬 Brian 明顯是猶太人嘛⋯⋯)。

不過無論如何,非常高興看見這套題材敏感的音樂劇可以加鹽加醋地在港公演。衣褲風車草劇團台前幕後的努力!

One Hit Wonder – 陳僖儀

20130417-193703.jpg

女新晉歌手深宵出意外,香消玉殞。即使自2004開始沒怎麼聽廣東歌的我,在半日內都知道了這一個人。

沒有聽過她演唱的,不少立即去 YouTube 看她的 MV,也有去 iTunes Store 購買她的歌曲。突如其來的點擊率,造就了一個真正的 One Hit Wonder。

不知這個最後的熱潮能延續多少天?但相信能讓更多人聽到她的歌聲,她作為歌手的心願也得以達成。此曲如今已成絕唱,願死者得享安息。

God Save the Queen (?)

Click to Play

聽起來很像英國國歌,但感覺是否有點不一樣?

這曲是 Johann Strauss I (約翰·史特勞斯一世)在 1838 年創作的 Huldigung Der Konigin Victoria Von Grossbritannien, Op. 103(Homage to Queen Victoria of Great Britain),歌曲先以 Rule, Britannia! 作序曲,經過一段輕快的圓舞曲後,以 God Save the Queen 作結。

平時嚴肅的國歌,改編成節奏鮮明的圓舞曲,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幾個月前在 YouTube 的邂逅,已經讓我愛上此曲。可惜這首歌不太受樂團青睞,在 iTunes Store 只能找到兩個版本。現在電腦中收藏的來自 The Strauss Family in London-倫敦交響樂團在 2004 年的錄音。

兩首 Forever Young

看過 Apple 官方悼念活動 Celebrating Steve. 的錄影,聽過 Norah Jones 演繹 Steve 生前最愛的歌手 Bob Dylan 的作品《Forever Young》後,愛上了那歌詞,進而找來 Bob Dylan 的唱片慢慢欣賞。雖然《Lay, Lady, Lay》等金曲也很精彩,但當中的歌詞還不及《Forever Young》有意思。

把 Facebook Status 更新為「Forever Young」後不久,有熱心朋友立即以 YouTube 連結回應,打開一看卻不是 Bob Dylan 的,而是 Jay-Z 改編 Alphaville 的作品。Alphaville 的《Forever Young》無疑是很優秀的作品,旋律優美,聽著電子音樂深沈的回音,恍惚把人的精神帶進迷迷糊糊的境界。Jay-Z 根據 Alphaville 的音樂,加入 RAP 的元素,改編成《Young Forever》,令歌曲內容更為豐富,節奏更為鮮明。在這裡先打岔一下,我上班途中聽著 Alphaville 的 First Harvest 1984-92 真的感到有點虛虛幻幻,結果班車到了轉車站也渾然不知,直至過了幾個車站才如夢初醒,立即拔掉耳機,飛奔去另外的月台搭車回去。

不論是 Bob Dylan 《Forever Young》還是 Alphaville 或 Jay-Z 的《Young Forever》都是非常悅耳,歌詞有內容的音樂,可是聽著聽著卻覺得兩者帶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Alphaville 這隊德國組合在 1984 年推出的《Forever Young》,歌詞主要描述年輕生活。開首一句「Let’s dance in style, let’s dance for a while」就好像呼喚眾人離開酒吧吧臺,去 Disco 中央跳舞,通過音樂暫時放下生活的苦惱。歌曲中彌漫著「人生得意需盡歡」的詩意,趁著年輕要縱情享樂。Jay-Z 的改編中把這種享樂主義的感覺說得更白,在 RAP 得部分他更說要趁著年輕把把妹、吃吃大麻、喝喝酒、說說廢話,趁活著時盡情享受人生。

享樂主義的盛行可能是因為戰爭危機或戰爭其實長期陪伴我們,Alphaville 成立時正值德國分裂時期,民主的西德與共黨控制的東德對立;美蘇之間亦維持冷戰狀態;危機一觸即發,人人覺得朝不保夕,一個炸彈扔下來或是誤觸地雷,「咁就一世」;美國自 9-11 後處於戰爭狀態,亦令人覺得人生無常,結果「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更為強烈,享受人生的方式亦從歌詞中得以反映。

相反 Bob Dylan 的《Forever Young》則比較像長輩對年輕人的祝願,希望他們心想事成,攀得高望得遠,不怕風吹雨打,活出正直、愉快的人生。雖然有點像說教,但也可以令人聯想到年輕的力量。

歲月不饒人,前輩可能已看到自己的天花板,知道自己的「係咁先」,卻看見年輕的後輩蠢蠢欲動。年輕的力量就是敢於向未知挑戰,敢於嘗試,敢於說不。年輕人有著未知的前程,隨時可以比前輩們跑得更遠,爬得更高。

Death is very likely the single best invention of Life. It is Life’s change agent. It clears out the old to make way for the new. Right now the new is you, but someday not too long from now, you will gradually become the old and be cleared away.

-Steve Jobs (2005)

不論是縱情享樂,還是努力工作、學習,同樣都在花費有限的時間,如何把握年輕的機會正是自己要面對的課題。吃喝玩樂可以名留青史嗎?雖然「惟有飲者留其名」,但醉翁也不是因醉留名。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都可以稱為「Forever Young」,選擇哪一邊不過是一念之差。

吸氣喇喂!

越聽歐美音樂越覺得香港所謂歌手的歌曲都是為了讓少男少女去卡拉OK消遣而創作。

以下列舉的流行曲有點舊,因為都是自己當年聽過或在卡拉OK唱過的歌曲…

真不想承認,這是因為自己年少氣盛所犯下的錯誤。

楊千嬅-少女的祈禱(2000)、容祖兒-誰來愛我(2000)、鄭融-紅綠燈(2006)、鄧麗欣-電燈膽(2007)均是我還會去K的年代熱播的歌曲,聽 CD、看 MV,均可聽到歌手們猶如「扯蝦」一樣沈重的吸氣聲。沈重的吸氣聲令平平無奇的歌曲變得顛簸,每一句開始前總要刺你一下。

反觀我常聽的外國製作,不論發行量是大是小,是在錄音室灌錄還是唱 Live,都不會在每句開始前加上沈重的吸氣聲;即使在歌曲中有吸氣的聲音,也是用作製造一點緊張懸疑的氣氛。請大家欣賞一段 Live 和 MV:

Kristin Chenoweth – The Girl in 14G (Live)

Sarah Brightman & Fernando Lima – Pasión

我真想不到為甚麼香港歌手的歌曲要有沈重的呼吸聲,我相信在可以逐句灌錄、逐字調音的年代,那樣礙耳的聲音絕對在技術上可以輕易刪除。故意保留,可能是為了讓萬千青年男女在家練歌,準備約會時大展歌喉。歌手大聲地呼吸,是為了清楚提醒他們:「吸氣喇喂!」若果真如是,香港樂壇可稱得上是「以 K 為本」‼ Continue reading

評 Lance Horne “First Things Last”

Screen%2520Shot%25202011-09-04%2520at%25208.35.54%2520PM.png

剛從 iTunes Store 購買了 Lance Horne 首張大碟-First Things Last 的歌曲。Lance Horne 是美國作曲家及作詞人,大碟由14位音樂劇明星分別演繹的歌曲(還有 Lance Horne 親自演唱的 1 首),其中我特別喜歡 Julie Atherton 主唱的 Every Moment 和 Paul Spicer 演繹的 6 Hours。

Every Moment 一曲描繪失戀的心情,由 Julie Atherton 那把充滿活力、感情的聲音演繹。歌曲開始時以簡單鍵盤配樂,襯托出剛失戀時灰暗的心情;中間慢慢加入低音吉他及爵士鼓,表達了分手後依依不捨,希望復合的感覺;最後回歸簡單的配樂,就像哭過痛過後,雖然復合無望,但仍珍惜那段與他一起度過的時光。

6 Hours 則有著非常精彩的歌詞--短短 3 分鐘的音樂,唱出了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 一對陌生人在前往倫敦的航機上遇上對方,互生情愫,男的決定在短短的 6 小時間說出:「我愛你」。究竟航班降落時二人會默默地各散東西,還是大團圓結局?

大碟的發行公司把酒吧演出版上載至 YouTube,雖然錄音質素並不理想,但絕對值得欣賞。

6 Hours:

Every Moment:

More with every line

為 iTunes Store Account 充值後,馬上選購了兩張音樂專輯--《Unwritten Songs》及《More With Every Line》,這兩張專輯都是新音樂劇創作,作曲、填詞的都是才華橫溢的音樂創作人,匯聚英國倫敦西區(West End)及美國百老匯的精英灌錄。

Screen%2520Shot%25202011-08-31%2520at%25205.27.53%2520PM.png

《More with every line》收錄了由年輕創作人 Tim Prottey-Jones 為 After the Turn 及 Once Bitten 創作的音樂劇歌曲,專輯收錄了 13 首流行/搖滾音樂劇歌曲。

大碟中,我特別喜歡 Louise Dearman 演繹的 Fallen、Daniel Boys 主唱的 My heart beats in my song、Jon Lee 和 Julie Atherton 合唱的 Just one look。雖然如此,大碟其他歌曲都非常值得欣賞,歌手的聲譽與每首歌曲的風格、音域、歌詞都配合得非常好。可能歌手都有音樂劇舞台經驗,對歌曲感情的把握十分到位,只靠聲音已經能感動人心。

YouTube 中有 Julie Atherton 與 Jon Lee 在試唱 Just one look 時的片段,雖然並非正式錄音,但也可以看見歌曲的完成度非常高,歌手也不用一句一句 NG 練習/灌錄。好音樂不一定出自大唱片公司,我自己非常喜歡這類製作。

延伸閱讀

有關 More With Every Line 發行的新聞稿
外國有關 More with every line 的樂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