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中文電子書店

從書展的各個參展商可以看出香港中文電子書市場山頭林立,其實情況在台灣、大陸都是一樣,整個中文電子書市場可以用亂七八糟來形容。以台灣為例,有網友整理了電子書平台列表供網友參考,隨便數一數竟有 21 個之多;香港昨日隨便在 iTunes Store 找 Bookstore 已經找到三四個電子書店;大陸方面則更是多得恐怖。

IMG_0352

電子書銷售平台山頭林立,部分原因或可「歸咎」美國「黑船」還沒有開往中文市場,例如蘋果(Apple Inc.)在香港的 iBookstore 目前只有古騰堡計劃(Project Gutenberg)收藏的公有領域書籍;但在第一世界國家的電子書店不難找到最新出版的書籍,甚至是專為電子書店而推出的書籍(例如集英社在日本推出的全彩少年JUMP漫畫);另一方面,有出版商認為電子平台是一個無底深潭,本着「High Tech 揩嘢,Low Tech 撈嘢」的傳統智慧,一於將電子書拒諸門外;亦有出版社認為電子書的售價太低,會影響自己的利潤,因此即使要搞電子書都要推出自己的電子書店,結局就是各自為政,山頭林立。

tmd

山頭林立其中一大問題,就是出版社各自找不同的開發人員編寫自己的書店/閱讀器,卻沒有評核程式是否安全,出版社最重視的資產是否有妥善的保障。以某金融公司附屬數碼出版機構為例,他們在今年書展有頗大的攤位展示他們的電子書店,不過那個程式卻不堪一擊,隨便找個第三方程式打開 Library 已經可以完整獲取裡面的檔案;另一出版社主打以文學為主的出版物,所有內容更是沒有加密的 XML 檔。這些漏洞均方便人們達成【一人下載,多人共享】這個海盜理念。

close

山頭林立的另一個問題是產品的持續性,現在東一家書店、西一家書店,即使我不期望在 2046 年讀 2013 年買的電子書,但剛剛買的電子書在 2017 年還可以在那書店下載嗎?5 年之後,10 年之後,今天惠顧的電子書店還存在嗎?

我不認為我需要為 Amazon、Google 或 Apple Inc. 擔心,即使他們的股價跌得再厲害,仍然是跨國大企業,可以繼續存在最少 5 – 10 年;但現在多如繁星的華文電子書店,經過一輪一輪淘汰過程後,假如「黑船來航」,那麼還有多少家可以屹立不倒?要是今天在他們那裡買入了他們自家格式的電子書,閱後刪除,他日還可以從他們的伺服器中下載重溫嗎?

日前做過了簡單的調查,發現要把自己製作的書本放去 Amazon 或蘋果 iBookstore 上架,均是非常容易的事。在 Amazon,只要把 Word 文件或 HTML 文件上傳至網站,便會自動生成一本可以在 Amazon 上出售的電子書;而使用蘋果的 iBooks Author 更可以製作排版精美的 ePub 電子書,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一嘗做作家的滋味。傳統出版社的角色不應局限於將作家的稿件排版、送往印刷廠,而是發掘優質的內容推介給讀者,歷史悠久的出版社就像一塊金漆招牌,是文章質素保證的象徵。

在書展絕對不會買的東西

香港書展係每年夏天嘅盛會,出版社趁機推出新書,同時傾銷倉存,所謂「書展」不過是一年一度嘅清倉大酬賓。雖然價錢實惠,不過唔係每一種書都值得買,以下都係我唔會掂嘅類型:

  • 寫真集
    自己拍嘅照片都唔去曬落相簿,仲去買啲珍禽異獸的照片?唔好玩啦!
  • 旅行書
    用錢買啲過時嘅資訊,不如落地再研究有邊度好去!預先作周詳計劃,不如去到先睇天氣 Improvise。
  • 食譜
    一路睇住一路煮,一個唔小心 D 汁彈上本書度,本書好快殘!用 iPad 啦!放入潛水密封袋就唔怕水災啦!
  • 漫畫
    連載中的漫畫就唔好講,一陣好似《Hunter X Hunter》或者《通靈王》咁爛尾點算?就算唔爛尾,好似《One Piece》咁出咗70幾本仲連載緊,我要留幾多空間畀你先收藏得到?
  • 專欄輯錄
    2003 年開始,每年總會見到些政論文集,收集了教授過去一年在某報章雜誌上發表的文章,當中不乏洞見,但援引的內容卻相當時事性,一年後、兩年後再讀有時會覺得莫名其妙。
  • 聖經、靈修書籍
    如果我會讀聖經或需要靈修,我已經自己有一本(甚至幾本);如果我打算認識「基督教的神」,當然可以響書展進行,不過唔通班基督徒認為人人都會好似保羅咁受感召?行行吓書展眼前出現黑影,需要立即信主打救?再者,如果我行行吓書展盲咗,我會擔心係視網膜脫落多 D,會立即去醫院搞。
    貪平先趁書展購買書籍靈修,算啦,信得你咁無心⋯⋯
  • 文具等⋯⋯
    Well, 無錯,香港書展有一個展館賣文具(原子筆、鉛筆那類),也有賣聲稱不反光的閱讀燈。文具個折扣唔係特別厲害,閱讀燈咁重仲要同人逼住走?唔好玩我啦!

最後當然係⋯⋯

  • Kindle
    唔係話 Kindle 唔好用,而係當我知道香港沒有正式入口商,而香港班水貨佬將部機炒貴成倍幾,我就唔響幫襯佢,情願慳少少錢,去日本玩嘅時候順便買埋⋯⋯

從2013書展看香港電子書市場

因工作關係於書展開幕首日去會場參觀,而不論是作為使用者還是出版界人士,我都對香港電子書市場非常感興趣。 今年書展,電子書相關機構都擠在三樓展廳間的道路,而各大公司大致上可分幾個類型:硬件設備銷售商、電子書架及電子書籍製作服務提供者。

一、硬件銷售商

先談設備銷售商,大家必須先清楚美國大型網絡書店 Amazon 並無在港透過官方渠道販售旗下 Kindle 產品,換言之在會場賣 Kindle 的都是「入口商(Importer)」,或俗稱「水貨佬」。以號稱「睇書唔傷眼」的 Kindle Paperwhite 電子書為例,其官方售價分別如下:

美國 英國 中國 日本
售價 US$139 £109 ¥849 ¥7,980
折合港幣 $1084.2 $1275.37 $1073.6 $622.5

technical._V401997011_

但是在香港書展,各大入口商以 $1680 的天價出售 Kindle Paperwhite。假設他們入的是美版,那麼中間有約 $600 差價,但如果是大舉買入日版,則是近 $1000 的暴利!通過入口商購買,換到的可能只是一個 Sales 同你吹幾吓水,公開教授去哪裡下載電子書籍……值不值見仁見智……

注:我上次去日本旅行時買了 Kindle Paperwhite,現在用得好愉快……建議如果有時間過日本走一轉的朋友不妨自己去日本 BicCamera(ビックカメラ)買……買滿¥10,000 更可享有退稅服務,簡單方便。$1680 同 $622.5 中間的差價夠你去築底食餐好!

各大水貨商的推銷員推銷電子書時,側重於吹噓用電子書好方便(的確),網絡亦有相當多免費資源下載中、英文好書,展場的 Kindle 更裝了衛斯理的作品示範……當明報出版社在展場內以 $50 一本傾銷限量珍藏版衛斯理,你卻在門外大大聲聲咁倒米,就是不該!

二、電子書架

IMG_0352

今年書展有幾間公司同時展示了他們的電子書架及商店,明顯是不少出版社認為美國大公司壟斷市場,於是希望另起山頭整幾個山寨土炮書城以饗讀者。對書籍版權持有人來說,這些書架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它們可以跨平台使用,不用擔心要分別找開發者為iOS和Android編程,增加開發成本。而且在本地平台上,亦可以針對本地市場與商店洽談廣告、行銷等事宜,比等蘋果青睞幫你賣廣告這種一味靠【等】的做法來得簡單。

這個商機可能只存在於 Amazon 和蘋果未全力開拓中文市場時的空檔,從 Amazon 剛剛在中國開始出售 Kindle 看,華文電子書市場應該會在中國大陸再次點燃……當美國集團出手,使用者將會更期待看見出版物以更直接的方式出現在設備上面,例如令報章、雜誌出現在每日更新的 Newsstand,又或是以不同的方式與書籍互動。

三、電子書籍製作服務

個人最感興趣的一環,昨日在書展不過是看了幾個示範、幾個樣板,還要再做調查研究。不過將部分書籍內容轉化為遊戲,增強學習性、互動性,是出版物的另一條出路。

當談到將遊戲化(Gamification),關鍵除了是產品本身的內容外,開發者/開發團隊的美工能力、技術亦非常重要,希望本地開發者們不會讓我失望。

消失的好書

香港市政局於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出版的一系列圖鑒,並邀請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或該領域的專家撰文,為讀者詳細介紹該物種或事物的知識。不知是否因為書籍用彩色印刷,圖又多又漂亮,還是小學生的我購買了該系列的其中十本書,當作課外讀物拿回學校閱讀。小學後期準備升中,被沒完沒了的學能測驗練習折騰(折磨)著,所以那些書本早已移離狹窄的家中。

自從迷上爬山拍攝花草樹木飛鳥昆蟲,我希望在整理照片時辨認牠們的種屬,豐富相簿裡的資料。另外,與朋友閒談間聽聞的樹種,回家亦會翻一翻書本,豐富自己的知識。該系列中最厚的一本-《香港樹木彙編》(《彙編》)的膠水已經毫無黏力,全書變得破破爛爛。我深知該書是我最常查閱的書籍,因此打算去書店找個後備。

可是市政局早已解散,政府亦把它原有的職能分拆,該系列叢書亦早已絕版。漁農自然護理署在2008年推出《香港野外樹木圖鑑》(《圖鑒》),理論上功能可以取代舊圖鑒,可是細看文字缺深感新不如舊。

早前從慈雲山起步,經沙田坳道前往沙田,途中遇見這種長著黑紫色果子的植物。葉片的排序,襯托著三枚又黑又圓的小果子,很是漂亮,於是立即拍下來準備回家查圖鑒,看看是哪個物種。

短花楠?豹皮樟?

互生單葉並生在小枝末端,基本上我已把牠鎖定為樟科植物,不過在豹皮樟(Litsearotundifolia var. oblongifolia)和短花楠(短序潤楠)(Machilus breviflora)間舉棋不定。信手翻閱《圖鑑》和《彙編》卻發現內容有極大差異。

先看《圖鑑》:

《香港野外樹木圖鑑》對「短序潤楠(短花楠)」的描述

再看《彙編》:

《香港樹木彙編》對「短花楠」的描述

毫無疑問,作為一本供「一般人按圖索驥」的工具書,《圖鑑》確實非常方便,使用者很容易便鎖定他們正在尋找的樹種。可是我略嫌介紹文字過分精簡,在《彙編》中最後一段,說明了短花楠的「果為一漿果,圓形,…,成熟時黑色,…」;《圖鑑》卻說「…果球形」而沒有形容牠的顏色、形狀。

雖然冗長的文字有時候叫人看得大打呵欠,可是既然目標讀者是「業餘愛好者」,我相信他們跟我一樣絕對不會介意多看一點文字。另外,看完《彙編》跟《圖鑑》,我還是未能肯定究竟我拍下的究竟是甚麼植物,希望網絡友好指點。

或許,我應該收藏《香港植物誌》,一本參考了最新資料,曾作出多次更新的圖冊,當中資料包括生境、分佈、生態等資料。

P.S. 說一個「市政局」的笑話,之前區議會選舉,我多次將 District Council (區議會)說成了 Urban Council(市政局)…

Continue reading

當 Tin 遇上 Tintin

丁丁與米魯

最初與 Tintin 邂逅,我還是一個小學生。

我就讀的小學有點斯巴達,每日有很多功課、週末多一點、假期比週末更多。每位學生均需要學習最少一種樂器,我因此學習鋼琴及加入合唱團。學校鼓勵學生閱讀,書籍最好以文字為主。學校圖書館不會像某些學校為了鼓勵學生進入而把《老夫子》加入收藏,即使是勵志、富有教育意義的漫畫也被驅逐門外。

在這樣的學校,我仍能在圖書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與 Tintin (丁丁)邂逅。那本殘舊得發黃,甚至有點異味傳出的《丁丁歷險記》對當時的我來說就像是沙漠中的甘泉。

學校收藏的《丁丁歷險記》是台灣七十年代的譯本,當時的版本只翻譯了全套二十四本中的十二本。印象中我第一本接觸的《丁丁》是《金螯螃蟹》,之後迅速把學校裡的收藏都看完。從封底的目錄,我知道丁丁的歷險故事並不是就此終結,但不知從何借閱、購買,因此就此作罷。

小學時每星期日都會前往大會堂公共圖書館借閱中英文圖書。有次快將離開圖書館時,我路經擺放英文兒童讀物的地方,瞥眼望見架上放著《丁丁》,二話不說,立即借閱。

閱讀英文版《丁丁》就像為我開啓了進入丁丁世界的大門,我會為了閱讀圖書館沒有收藏的《丁丁》而往書局購買。剛開始時購買了Mamoth 的散裝《丁丁》,後來購買了整套三合一版本,方便在家閱讀。

從八九歲開始喜歡丁丁系列至今,我有幸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渡過一天,感受丁丁作者Hergé(台灣中譯愛紀,大陸則不雅地音譯為埃而熱或艾爾吉)居住的城市;在英國留學期間,亦多次流連 Convent Garden 的 Tintin Shop,選購根本無法在香港看見的精品,比如原稿聖誕卡、米魯玩偶等。

由 Steven Spielberg 執導、Peter Jackson 監製,將於 11 月上畫的《丁丁歷險記--獨角獸的秘密》最近已發佈預告片。從片中所見,《獨角獸的秘密》將以同名漫畫為幹,中間加入其他故事的情節以豐富內容,例如片段中丁丁槍擊水上飛機及船長燒船槳的情節均是出自《金螯螃蟹》。即使電影並不忠於原著,我仍然會戴上 Real 3D 眼鏡到時如常欣賞。

喜歡《丁丁歷險記》,因為它故事輕鬆有趣,而且充滿驚喜。過去十幾年多次反覆閱讀,即使我從不自稱「丁丁學家(Tintinologist)」,也可算是熟悉故事每個情節的資深讀者。我衷心希望電影版將帶給我一點新鮮感,讓我重拾當初欣賞《丁丁》時的驚喜。

Continue reading

書展

我今年沒有去書展。

工作可能是其中一個理由,但更重要的是我的思想變了。

唸大學的時候,除了參考書外還希望盡用最後的悠閒時光,因此常常流連書店看書、買書;唸碩士時,宿舍牆壁上那兩塊孤零零的層板,令我有衝動把它們變得充實。幸好當年鎊匯疲弱,書店亦時有特價,我因此能把握時間入貨,趁機會看一些令我大開眼界的書籍,例如 David Crystal 研究電話短訊(SMS)的《Txtng: The Gr8 Db8》、Robert Wright 闡述宗教演化史的《The Evolution of God》、Sam Parnia 研究瀕死經驗的《What Happens When We Die?》等。

不過負笈回港可不是開玩笑的,在英國購買的加上原來已在香港斗室的書籍,實在容納不下。在整理那些書籍時,我發現有保留價值的不多,有些留下來可能只是因為我喜歡部分章節。但丟掉一本書的確很可惜,我總是怕在丟掉以後,才突然想起當中一段文字,想把書拿來翻閱或引用時卻遍尋不獲。

近年電子書垂手可得,AmazonKindle 更提供了跨系統的銷售商店,一些熱門作品不用等待實體書店入貨已經可以閱讀。而且一本近 500 頁、圖文並茂的書籍僅佔 3.1MB 的儲存空間。粗略計算,我書櫃的書要是全都有電子版,所佔的空間可能少於 1GB!而且電子書方便搜尋,要是真的想起當中的片段,只要搜尋一下便可以看到整段文字。

鑑於香港居住環境淺窄,我希望自己購買、收藏的都是電子書,這樣除了節省空間外,更可以省卻裝置書櫃的金錢。

今年沒有去書展,因為我認為書展可供挑選的書籍不多,而且人多擠逼。現在要買書,可以去網絡商店;聽講座,可以前往 iTunes Store 下載 Meet the Author 系列。生活的步伐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更不用辛苦地帶著一堆流行讀物、話題作品離開,回家閱讀後發覺沒有保留價值,令它們稱為藍色回收箱內的廢紙。

※ 我的電子書閱讀裝置為 iPhone 4,使用程式包括 iBooksKindlecBook ReaderComicGlass

讀柏楊《中國人史綱》

《中國人史綱》,柏楊(1979)

除《醜陋的中國人》外,柏楊另一部著名作品就是在獄中寫成的《中國人史綱》,時間軸跨越五千年,記載了從創世神話到十九世紀末在中國土地上發生的故事。在開卷的序言,柏楊指出作品的特點:一、廢歷代年號、帝后諡號,以公元敘述;二、把東西方在過去所發生的事在時間軸上並排。

作為一本中國歷史的入門,柏楊在開篇時帶領讀者鳥瞰這片土地上的河山後,即用淺白的文字道出中國創世神話,然後便開始闡述歷朝歷代的人物故事。

山河風光、創世神話、傳說時代的故事雖引人入勝,可是由於年號被廢掉,當中國歷史進入信史時代後,成年讀者立即遇到瓶頸。受書籍、電視節目等熏陶,我相信大部份人或多或少都只聽過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的事跡,或許知道嬴政、李世民,但一拿去諡號,直呼劉徹--老實說我完全無法把那名字與漢武帝拉上關係,腦海反而立即浮現最近人氣橫掃全球並與香港濕身少女李蘊拍拖的魔術師劉謙。

作品的第二個特色--把中外歷史事件並排放在同一軸上,則可令讀者從一個比較角度看歷史。即使參觀紫禁城、長城,介紹文字都只會以年號為主,並在旁邊寫一個公元年份供人參考,但那實在不能代表甚麼。看著那條繡著五爪金龍的黃馬褂、仙鶴犀牛的補服,即使在旁綴著1789年、1859年這個數字,其實也只能叫人認為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Once upon a time in a kingdom far far away…)。只有對世界史很熟的人看見那些數字,才會立即知道那是前者是一年輕大國誕生的年份--美國的喬治·華盛頓就是在當年 4 月 30 日就職稱為總統;後者則是達爾文出版《物種起源》,令人類思想出現突破的一年(柏楊沒有把《物種起源》出版的一年列入比較,是他覺得該作品毫不重要?還是因為該作品違背他作為基督徒的身份?這點則無從稽考了)。

作為一本簡易歷史,《中國人史綱》可以算是一本通俗的消閒讀物(《明朝那些事兒》那類不叫通俗,而是市井),但橫跨中華五千年的幅度則令人看得眼花繚亂,仿似以三倍速播放一幕幕政治鬥爭、民族戰爭、貪官污吏的電影。雖然早在人類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之前,山巒江河早已存在,但剛開始時的細膩描述卻令我對各朝代的篇章大失所望,看著看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