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決策不公 城大踐踏文化》有感

閱香港獨立媒體網中查理士有關香港城市大學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學科被整合一文(《決策不公 城大踐踏文化》)有感。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科(BACUHM)最初屬中文、翻譯及語言學系(Chinese, Translation and Linguistic Department, 簡稱 CTL),在設立該學科前,該系着實難以與【管理】二字沾邊。

該學科於 2009 年創立,2006 – 2009 年那段時間,香港正籌劃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民間博物館,更有極具爭議的天星、皇后碼頭遷拆行動,文化保育成為當時的熱門議題。而且工商管理學科大行其道,加了「管理」二字學科就像立即「升級」,趁那個時間推出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學科,難免讓人覺得有「抽水」之嫌,部分學生亦有可能衝着【管理】二字而報讀。

去年的風波令 CTL 分家,校方亦順便處理前校長張信剛留下的「遺物」——中國文化中心(CCIV),把中文系及那個不屬翻譯及語言學範疇的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科「拼」進去建立新的學系。這次學科的「整合」恐怕是分家的後遺症。

如果校方要繼續「整風」,必須先安撫在學學生的情緒,在未來幾年繼續頒發「文化及文化產業管理」學士證書,讓他們心理上覺得前途不受影響,也給那個學科一個「善終」。至於今年剛進人文及社會科學學院的新生,只能學港鐵公司說一句:「唔好意思,你不能選擇這一科。」

淺評《英国等你来命名》活動

Screen Shot 2015-02-18 at 1.46.20 pm

今次真係後知後覺,唔係蘋果日報 2 月 17 日出咗篇《為吸內地客 英百景點徵中文名》都唔知英國旅遊局搞咗個「英国等你来命名」嘅活動 ,個活動嘅提交同投票徵集期為 2015 年 12 月 3 日至 2015 年 2 月 11 日(或者呢度就係英國佬打錯字,2015 年 12 月先開始竟然 2 月截稿?)。不過計佢話 2015 年 3 月 2 日公佈結果,其實今日咩都已經塵埃落定,冇得救。

Screen Shot 2015-02-18 at 1.50.30 pm

為求客觀公正,睇報紙嘅報導梗係信住半成先(信佢一成雙目失明嘛),自己返去 Source 度搵資料。由於投票活動已塵埃落定,最高票嘅名稱亦以皇冠標示,於是我花少少時間,將嗰 101 個地名列表整理,結果如下:

101 英國特色中文名稱

101個譯名,由提名、評論、投票都一手由網民包辦,真係未開閘都已經插滿晒死亡Flag。到最後譯名睇到滴曬汗,O曬嘴,應該都可以話預計之中。網民性格,簡單而言就係「講就凶狠,做就斯文」。投票畀人用網名登記,唔需要網絡實名制,個個籬埋響屏幕鍵盤後面,梗係大鳴大放,「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有屁就放」。搵得網民改名,就真係唔好預計佢哋會正正經經幫你諗啲通達易明嘅名,而係一堆夾硬堆砌出嚟嘅詞語。蘋果日報舉咗一個幾好嘅例子,倫敦嘅 King’s Cross St Pancras Station 因為《哈利波特》系列變成旅遊景點,於是響譯名徵集中就畀人將該車站改為「魔法火车站」。蘋果日報啱咗一半,King’s Cross St Pancras 的確有好多人舉咗好多千奇百怪嘅譯名出嚟,「魔法火车站」只係其中一個,其他比較嚇人嘅命名有「魔幻天尊火车站」、「魔凡叉」、「莫愁•通尊火车站」,甚至「圣斗士火車站」(星矢!)。不過蘋果日報話係屬意嘅譯名「魔法火车站」只係得嗰五票,拋出嚟叉死人嘅「魔凡叉」都有239票,好在最後高票佔榜首嘅唔係乜叉火車站,而係謹守傳統嘅譯名「国王十字车站」(533票)。King’s Cross St Pancras 最後倖免遇難,冇變做乜叉火車站。

Screen Shot 2015-02-18 at 1.51.23 pm

由於上面已經列舉咗101個地方及譯名,大家可以趁新年慢慢睇,慢慢笑。由於個活動嘅最終目的係要呃Like(譁眾取寵),所以班中國網民都整咗好多浮藻出嚟,舉幾個例子:

https://flic.kr/p/4rJE99 by Ben Salter

Carreg Cennen Castle(威爾斯文:Castell Carreg Cennen)係一座城堡,根據旅遊局嘅介紹,登頂可以眺望黑山同參奈河(River Cennen),而最特別嘅地方係參觀地牢嘅時候,要拎住火炬爬入去參觀。將威爾斯文嘅意思用中文表達出嚟,就係話:「建於參奈河附近一舊大石上面嘅城堡」。咁按照中文一直以來嘅命名規律,好似將 Windsor Castle 叫做「溫莎堡」咁,見到 Castle 就寫定嘅「堡」字落去,多數冇錯,咁前面 Carreg Cennen 可以取參奈河嘅音譯同埋石頭嘅意思,取名「參奈岩堡」。不過好可惜,票選最高嘅命名將重點放咗落旅遊活動度,明明係一個城堡偏偏叫「火炬巡礼」,應該係名詞嘅地方名就因為咁變咗一個動詞,認真不知所謂。

15156593353_e07846042e_k

舉多兩個地方做例子 Anne Hathaway’s Cottage 同 Chatsworth House。前者係莎士比亞夫人 Anne Hathaway 位於 Stratford 嘅故居。有興趣前往參觀嘅遊客多數都係慕莎翁之名而去,假如覺得中国人唔知 Anne Hathaway 係莎翁老婆,通俗啲,可以譯為「莎翁夫人茅舍」或「莎士比亞夫人茅舍」,如果要保留 Hathaway Hathaway 一姓,則可以稱為「安妮•海瑟薇茅舍」。偏偏有人要抹去 Shakespeare 甚至係 Anne Hathaway 嘅名字,附庸風雅地塞一個「芳舍綺園」畀佢,唔知嘅人只會當係一個好靚嘅花園。同樣,Chatsworth House 的 Chatsworth 是 Chetel’s-worth 的變體,指 Court of Chetel(個人認為可譯為「查圖莊園」)。票選最高嘅叫「繁英世澤」(聽落仲好似講緊某香港網絡著名評論員),幾隻字堆埋好似幾靚咁,但睇真啲我會覺得好似掛響人哋屋企話係「書香世代」、「名教罪人」一類嘅牌匾,而唔會諗起一座大莊園囉!其他提名嘅包括「明康 龚」提出嘅「水岸豪庭」,咦,乜聽落咁似天水圍定邊度嘅新樓盤嘅?

Mostly men in kilts by Linda Orlomoski, on Flickr

不過最慘嘅可以算係「蘇格蘭裙」Kilt,明明係堂堂蘇格蘭國服,有條叫「之华 杨」嘅友竟然改名做「凱爾特好樂派」。我睇到嘅咁嘅名真係唔知佢係咪好肚餓,好想食 Pie,好想整個 Pie in the face 畀佢!蘇格蘭人視 Kilt 為正裝,出席重要、特別場合先會着,當然包括紅白二事!人哋白事着蘇格蘭裙,你話人哋着緊「好樂派」,你仲話人開緊 Party,咁係想攞景定贈慶(定係撩交打)?改個咁嘅名,真係完全失卻蘇格蘭傳統風味!我突然好希望蘇格蘭獨立成功,洗刷英格蘭政府旅遊部門強加畀佢哋嘅污名。

講咗咁多,大家可以自己再睇吓嗰啲慘不忍睹嘅譯名,自己搵幾個嚟鬧吓。啲人評論中文翻譯最喜歡講「信」、「達」、「雅」,我幾年前亦曾撰文探討。揸住嚴復第一句就當聖旨咁,吓吓要求人要符合三點要求,實不可取,不如睇埋《天演論/譯例言》點講先再講。不過,與其單單為文字雕花,不如先睇吓意思究竟可唔可以成功傳達出去,如果連基本意思都冇嘅,就算你整個空中花園出嚟都只係空心老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不過對英國人嚟講,搞個咁嘅比賽絕對冇得輸。英國人唔係侯志強,唔會話「畀夠錢我,我連祠堂都可以賣!」改嚟改去都係改譯名,又唔係改官方語言英文名,印落地圖度又有乜所謂?都係班大陸遊客睇之嘛!你哋啲網民改個 blink blink 嘅名出嚟,懶靚懶型,但係其他人讀到繞晒口,真係理得你啦!而且睇返整個比賽,最高票嗰啲不過有兩萬左右人投票,少嗰啲直情一千票都唔夠。微博、微訊,兩者分別號稱擁有超過五億用戶,英國旅遊局透過兩大平台宣傳嘅活動,仲要送出101份獎品,再送埋機票酒店門票簽證畀兩個人玩十日八夜,睇落咁吸引但個 Respond rate 咁差,如果第日想賴賬仲可以話活動投票率唔夠,譯名唔夠認受性添。最緊要就係等你班中国人知道英國唔知倫敦、牛津、劍橋,101 個特色景點,遍布英國、威爾斯、蘇格蘭。既然你哋咁鍾意景點,咪講多啲遠離倫敦,遠離傳統旅遊熱點嘅地方,等你哋分散啲,唔好聚晒埋一兩個城市,搞到倫敦 Zone 1 變咗沙田新城市,搵你班大帝去吓 Lands’ End 呢啲冇雷公咁遠嘅地方,自己玩夠佢!至於香港人,如果唔想睇到呢啲令人眼冤嘅譯名,唔該乖乖地學好啲英文,出去旅行時拎返張英文地圖啦!

Share a Coca-Cola with Fanny, how?

10747793_1549804188585409_892413124_n

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可口可樂的推廣活動「Share a Coca-Cola」來到香港,少不免加入香港人愛用的「英文名」。日前我就在銅鑼灣的 7-11 發現這支「Share a Coca-Cola with Fanny」。

Fanny 在香港有頗多女子使用(包括名人薛芷倫 Fanny Sieh),但這個字在英文詞典中,不是列為俚語就是禁忌語。無他,”fanny” 在美式英語中解「屁股」,而英式英語中則解「陰部」。

究竟買了這支「給 Fanny 的可口可樂」如何讓「Fanny」品嚐呢?這裡就不變「畫公仔畫出腸」了。

《公信第三》大變身

8月30日,《公信第三》在 Facebook 煞有介事地說「明天公信第三大變身」。當我還以為《公信第三》打算在中央人民政府欽差大臣來港就「中國式普選」宣旨時,將頭版塗黑之後說「民主最黑暗的一天」時,怎知卻是真正的改版——將一份大報頭版小報化,在頭版開滿天窗。

10632614_758592610867543_5549811031312548598_n-2

 

就這樣看頭版,倒令我想起平日在 iPad 上用的 Flipboard,一些重點新聞圖片陳列在面前,看到吸引的標題、圖片就點進去細看(不過我現在已轉用 feedly)。

Flipboard

 

《公信第三》隆重其事,在內文由他們美術組員工大談新版的設計概念,嘗試將改版一事 rationalize。當中他們提及到一點,值得引用:

此外,現今頭版設計的另一缺點,是讓讀者容易走漏眼。很多好文章在網上廣傳、引起熱論後,經同事告知,我才知道它們本來是在《明報》刊出的文章。(明報,2014)

不過我認為報紙是傳統印刷品,早上印好(或者停機、更改(標題、照片、內文)然後再印)後,一切已成定局,無法像網站一樣根據實時數據分析,計算頁面流量、讀者逗留時間、點擊率、社交網站分享數據等,分析出哪一條新聞將會跑出成為當日的話題,從而自動更改首頁、文章順序,甚至是文章標題、內文等,博取更高點擊率。《公信第三》改版後選出的十大重點故事,根本未能回應好文章在網上廣傳後,編輯部才後知後覺一事!

與其說《公信第三》的印刷版需要改版,我偏向認為他們的網站才更需要改版:

明報網站 (20140901)

 

Screen Shot 2014-09-01 at 9.26.55 pm

 

從《公信第三》的首頁,我根本看不到即時新聞的重點(斷估唔係「李飛好靚仔吧」),字體細小也令人難以閱讀(李飛好搶鏡)!網站應該是貫徹 Flipboard 重點新聞設計的地方,相反印刷版不應是他們的實驗場。

不過,就結果來說(以下部分用共產黨腔調說鬥嗡):

《公信第三》改版,無疑是一項勇敢的挑戰,是傳統印刷媒體具科學精神的實驗,《公信第三》取數字平台的長,嘗試改革印刷媒體的不足,是一項極具創見的革命性嘗試。我衷心希望《公信第三》貫徹這條改革的道路,不要理旁人指手畫腳、說三道四,因為歷史將會證明你們是對的。

埃博拉隨想

Changing color

即使我們極不情願也要面對一個現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抓牢了【中文】的定義。

殖民地 150 年間,香港避過發生在北邊的種種,戰後因政策改變而從中國本土切割,製造了讓「本土意識」萌芽的土壤。經濟上因為大陸資金的流入開始發展,愛好自由,不黨不派的中國人來港,也因此開始找尋自己的聲音(音樂)(Wong 2003, p. 13)。

粵語曾經隨著音樂、電影離開亞洲走遍世界,廣東語也成為了外國人學習的語言。但隨着上世紀80、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不顧一切地發展工業、房地產,「大葛拔起」已是不爭的事實。普通話及中國制定的詞語譯名也隨着國力提升,在國家以及國際機構成為一個「標準」。

假如香港仍在「英治時期」,自然可以不理這些「標準」,可惜 1997 年主權移交後,現在是「中治時期」,既然國家有「標準」,特區政府跟從是可以理解的。縱然民間有反對聲音,但也不會改變這個大方向。

以近日鬧哄哄的「Ebola virus disease」為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名委)根據普通話拼音定名為「埃博拉病毒病」,香港則早已有翻譯「伊波拉病毒」。但翻查特府現在的《政府部門常用英漢詞彙》卻未見此詞,縱然網友擇言指特府法定語文部內部仍叫見《詞彙》內仍稱「伊波拉病毒」。但詞庫沒有公開供公眾下載,民間難建基於《詞彙》內的資料,進行整理、維護。

在這當下,民間除了可以投訴、示威表示抗議外,更應趁大家還對那些字詞留有記憶時,有系統地把那些翻譯整理,製作數據庫方便日後檢索。三國演義開卷有曰:「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現在要是不趁機會整存粵語,他日即使有機會也無法把握,繼續任人魚肉。

7 月 31 日後記:上文說《政府部門常用英漢詞彙》未見 Ebola Virus 有誤並已更正。

Continue reading

2014 香港書展雜談

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在 7 月 16 日開幕,一週展期將在下週二完結。眾參展商都努力把握這個黃金機會,將紙張與油墨,還有作者、編輯無形的心血推銷給顧客。

_DSC4655

書展在上午十時開始,但在九點半左右外面已有一圈又一圈人在排隊。雖然傳單上說十時開始,但九時五十分左右,場內宣布呼籲攤位清理紙箱雜物的話音剛落,已見顧客衝進場內。

今年的目標只有一個——《倪匡傳:哈哈哈哈》,與去年那本《衛斯理特刊》不同,傳記由明窗出版社發行,相當好找。二話不說,給錢!

IMG_0034

 

劉克襄老師的《四分之三的香港》也在中華書局熱賣。曾經跟克襄行山,一邊走一邊聽他這個台灣人對香港鄉郊的大小事娓娓道來,著實有點慚愧。現在香港不少人說「本土」,大家要有「本土思想」云云,但又對香港這片土地的認識有多深?看克襄的作品,香港人既可加深對香港這個「家」的認識,同時也可反省自己是否對這個「家」嘴上說認識,實際上卻所知甚少呢?

IMG_0045

 

一樓賣書,三樓賣文具⋯⋯以前我對此不以為然,但今年卻有新發現。STAEDTLER 施德樓的素描鉛筆早就相當有名,原來近年也積極開拓高級文具業務,推出一系列的鋼筆和原子筆。而我對其中一款墨水筆更是一見鍾情,另文再敘!

IMG_0046

 

不得不提 1 樓展場盡頭的外國文化機構攤位,日本攤位有漫畫學校學生在場練習,拿G筆劃線、貼網紙,香港不少動漫迷應該相當有興趣即場欣賞⋯⋯閒聊期間,他們問我看甚麼漫畫,也問到為甚麼會場沒甚麼漫畫出售,我回答說:「漫畫節在下週啊!」然後他們說:「為甚麼我們不是下週才來!」這⋯⋯可以算是資源錯配的例子吧⋯⋯

IMG_0058 IMG_0059

 

假如一年只買一次書,書展是你一定要去的地方⋯⋯而我不得不承認,我怕人多,怕重。斗室內亦無空間容納書籍,還是去 Amazon 或 iBookstore 購買,在 Kindle 或 iPad 上讀書吧⋯⋯

 

增值機 = Add value machine?!

Chinglish - Add value machine

在港鐵尖東站等人,留意到身邊的增值機,英譯為 Add value machine,立即覺得非常有趣:「為甚麼為儲值卡增值稱為 Add value,為甚麼不是 Top-up?」

Value,查考《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定義為:

how much something is worth in money or other goods for which it can be exchanged (商品)價值

在《牛津英漢同義詞學習詞典》中,詞條 price 下更有辨析說明 Price, Cost 與 Value 的分別:

price 指商品或服務的價格
cost 指得到某物或目的達到某目的所需的費用
value 指他人願意為某東西付的價錢

如果說 Add value,那個 value 所指的應該是某東西的價值,某東西可以是港鐵的服務,也可以是港鐵車卡的安全程度。在既有商品上增值,例如在西鐵線提供軟臥服務,把其中一節車廂改為餐車提供早午晚餐,才算 add value。

用英語表達中文內【增值】的概念,不是說 Add value,英式英語來說可以是 Top-up

a payment that you make to increase the amount of money, etc. to the level that is needed

在美國,充值可以用 Refill 一詞表達,例如:

Refill your SmartLink card. 為 SmartLink 卡增值。

不考究英美例子,回到亞洲,看看香港政府一度喜歡參考借鑒,三時五刻就過去「取經」的新加坡,是用 Top-up 還是 Refill 呢?查看他們 EZ-link 的網站,可見他們用的是 Top-up 一詞……

有詞典可以翻閱,又有外國先例可供參考,為甚麼港鐵還是要自作聰明用 Add value 一詞呢?這問題相信可以用老夫子的經典標題來回答——【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