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律

 

IMG_9159

以一定的速度,從一點前往另一點;完成一項工作後離開,前往下一點;如果途中遇到突發的事情,暫停移動處理,然後下決定。

上述描述適用於 Pokemon Go,也適用於描述人類的日常活動,從家移動至超市,購買所需物品;遇見減價優惠,停下來看看,判定是否需要,然後決定購買還是離開。

一邊玩 Pokemon Go,腦海裏不期然記起倪匡的經典小說——《規律》:

「康納士博士是高級知識份子,他一直以為自己,或是人類,是地球的主宰,可以憑人類的努力,做出任何事來,但忽然之間,他發現所謂萬物之靈,和昆蟲沒有甚麼不同,試想,他如何還會有興趣活下去?」

《規律》,倪匡,1972

當自己投入 Pokemon Go,打開應用跑步、搭車,電話稍有震動便拿起來看看有沒有精靈出現,忽然想起小說那一段。如果服務供應商忽發奇想,在地圖上以線條繪畫出玩家的軌跡會怎樣呢?是會看見玩家像螞蟻一樣圍著一個範圍打轉,還是看見重複的線條,敘述着玩家枯燥乏味的生活?

既然玩家只是重複這個規律,何必浪費自己的時間去進行遊戲?因此外國開始有團隊利用 API 造出自動步行捕捉器,脫離遊戲的控制。與其花時間重複這些機械性的動作,不如多花時間在創作活動,繪畫、攝影、寫抒情文章(對,新聞報導都是 bot 可以取代的)、寫 App,甚至將 Pokemon Go 當 Pokemon Snap 玩,最少這暫時是人可以,而機械人未能做的事。

(又,再潑冷水,倪匡還有另外兩本經典小說——《圈套》、《玩具》,描述當「玩具」以為脫離了操控者的控制,實際上那個逃脫過程只是操控者另一種遊玩方式。)

從元祖遊戲玩家角度講吓 Pokémon Go

IMG_8807.PNG

先此聲明,呢篇文唔講技術唔講科技,呢兩樣嘢太多人講,我睇到厭。我只係想站在元祖玩家角度講吓隻 Game 點解咁成功咁有 noise。(另外我手打我心,廣東話!支持粵典港語學

我係 1996 年入坑嘅玩家,為咗 Pokémon 買過 Gameboy、Gameboy Color、Gameboy Advance、NDS(銀灰色)、DS Lite、3DS(多部),從 GBA 開始每一代都買曬所有版本玩;動畫仲追緊,知道小智終於有機會響 Kalos Region 拎亞軍好開心。

有篇文章話 Niantic 個老總 20 年磨一劍,響技術層面令 Pokémon Go 得以誕生;但對 Pokémon 嚟講又何嘗唔係用 20 年嚟磨呢把劍?

1996 年推出至今 20 年,Pokémon 除了攻陷過日本市場,更成功搶佔歐美市場,令 Pokémon 成為一個屬於世界嘅回憶。假設當年小一已經開始打 Gameboy 版,嗰個細路今日 26 歲;當小六開始打,今日就 31 歲(唔計中學生啦,自己計啦)。籠統啲計,呢班友今日個 age range 係 25 – 40 歲,代表乜?代表當年玩過嘅玩家,甚至 Fans 都踏入消費力最旺盛嘅時候——大學畢業,開始返工,買樓遙遙無期,更重要係未生仔(就算有都得一件),佢哋可以算得上最無聊、最肯洗錢尋找童年回憶,又因為已經轉過珠射過彈珠等,好樂意去課金畀錢。Pokémon 嘅遊戲、動畫、漫畫,可以話代表咗佢哋童年嘅一部份,而呢個時候梗係要引用呢一句:「回憶係無價嘅」(呢個時候一定要出呢張圖)。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9.46.39 AM.png

既然「回憶係無價嘅」,咁依家又一隻 Game 主打「回憶」,仲話基本 Play 「無價(免費)」,咁你玩唔玩?玩!搞掂。除咗有呢班老玩家,miss 咗元祖版唔緊要,你仲有金銀、寶石、黑白(Best Wishes)、XYZ 入坑嗰班後生,佢哋玩唔玩?玩!咁老人家點?好簡單,你個仔玩,你個孫玩,你玩唔玩?我諗好多人都會答:「玩!」全年齡層攻略完成!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09.54 AM

講完年齡層,講吓精靈。Pokémon Go 可以話回歸 Pokémon 原點,用 151 隻精靈做賣點。作為第一代開始玩嘅玩家,好多人有時都耿耿於懷話:「新精靈越嚟越醜。」量化呢個 statement 可以話「自寶石版開始新精靈嘅菱角多咗、冇咁似生物」,我諗唔少老玩家都會揀返自己熟悉、喜歡嘅精靈嚟用。Pokémon Go 開始時只係出元祖精靈,除咗方便管理外亦可以畀元祖 Fans 尋找他們的回憶。用元祖嚟 Mark 住班老人家,又可以將元祖帶畀新一代,何樂而不為?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11.34 AM

另外適逢今年係 Pokémon 20 週年,任天堂亦重新推出元祖版復刻畀人 Download。老玩家可以買嚟尋找回憶,新玩家亦可以睇到呢個遊戲嘅進化。回憶又好,貪平買嚟捉返啲舊精靈都好,接觸過元祖系列精靈,再用一個全新方式響現實世界同精靈互動,當然有吸引力。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0.23.07 AM

外國玩家打扮成 Pokemon Go 主角玩 Pokemon Go (Livedoor 新聞圖片

最後講吓人物設計,Pokémon Go 嘅男女主同遊戲機嘅設定係唔同,遊戲機設定大概就同動畫一樣係小智咁大概 10 歲,但係 Pokémon Go 嘅主角年齡睇嚟似 18 – 22 的青年男女。對 26 – 40 呢代玩家嚟講,18 – 22 呢個年齡設定代表青春、活力,係自己最無憂嘅時候;對 6 – 15 歲細路,18 歲則係大人嘅象徵,亦係成長嘅憧憬,無論對邊一代人嚟講都會有投入感。至於角色套衫設計得好 Sporty,時尚但不失樸實,可愛得嚟又少少性感(或型仔),設計唔花巧好似日常運動裝,要搵亦唔難,因此令人更加容易投入遊戲,甚至開始 Cosplay,Cosplay 住嚟打機?

總而言之,呢隻 Game 肯定會爆,現在只希望香港早日可以玩到。

注:全篇文我冇講過比卡超三隻字真係好叻!又,我係特登唔寫《精靈寶可夢》,響「注」到寫方便畀 Google index 咁啦

紅燒八戒

via CCTV Facebook

看二月河的宮廷小說,總有些情節描繪官員們為博取上級注意,故意投其所好,搜羅書籍字畫。有人來訪時,裝作漫不經心地把東西抖出來,吸引他人的注意,希望獲得更好的前途。

Facebook 的老闆 Mark Zuckerberg 雖然是老外,但學中文,以普通話招待中國官員,甚至不經意地讓他們「發現」《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順便談兩句說自己在閱讀該書,更把該書推介給同事們閱讀,這些行為活脫脫是宮廷劇的精髓。

他日是否能在中國瀏覽 Facebook,目前雖然不得而知。不過為個人私隱安全着想,還是減少在那裡留下足跡為妙。

那年那杯軟雪糕

某日途徑中學附近,忽然想起過往的瑣事。

中學附近的街景

中學附近的街景

那年,麥當勞還沒打出「優化鳩做」的旗號,改成即叫即做。我和同學都非常喜歡光顧學校附近的那間麥當勞,吃那裡的軟雪糕。不是因為它的雪糕特別香,特別滑,只是因為它「價廉物美」。省吃儉用得來的一兩塊錢,當然必須找個好時機下手,確保「性價比」最高,經過多番嘗試,我們發現當唐氏兒店員當值,幫忙拉雪糕時,那杯雪糕特別的大特別的多。因此以後光顧前都會先看看他在不在,才會走去櫃檯付款。

後來學校搬離那個社區,我們也再沒有去那家麥當勞。唐氏兒和他的特大雪糕,成為了中學時光的回憶。

從雪糕機中擠出軟雪糕,把甜筒對準放在下面,雙手配合軟雪糕擠出來的速度打圈——想弄出形狀完美的🍦扭紋雪糕看似簡單,實際操作卻相當考功夫。離開中學告別唐氏兒的特大軟雪糕已有十幾年,有次光顧火鍋店,我看見店內的軟雪糕機,突然勾起中學那杯特大扭紋雪糕,於是動手嘗試弄一杯扭紋雪糕。

「將目標移向中心,開火。」

看着奶白色的雪糕從雪糕機內擠出來,我先把空洞的甜筒填滿,然後着手弄扭紋狀的塔頂。甜筒內的雪糕越多越重,就越難控制扭紋的形狀。從前看唐氏兒輕描淡寫的動作,還以為那是易如反掌的功夫,怎知隨著雪糕機擠出越多雪糕,扭紋轉眼就倒塌了,要不是我眼明手快地拿過膠碗接過去,相信我已經可以用雪糕當潤膚露,塗滿雙手。沒辦法,只好把甜筒壓碎當成雪糕的配料。

我一邊吃,一邊懷念麥當勞那位唐氏兒的特大軟雪糕,同時打從心底裡佩服他的巧功夫。

支持弱智人士發展所能,融入社區。

(推上Blog, from Twitter to Blog)

 

我渴望細胞不老,多於自己不老

我渴望細胞不老,多於自己不老

我渴望細胞不老,多於自己不老

看到這條標語,我第一時間想起 Henrietta Lacks —— HeLa cell 的主人。

Henrietta 於 1951 年因子宮頸癌逝世,醫療人員在沒有徵詢家屬同意的情況下,取用了她的癌細胞,並將細胞大量培植。過去半世紀,從實驗室內培植的 HeLa 細胞超過五千萬噸,應用於包括小兒麻痺症疫苗、體外受精技術、癌症等超過六萬項研究(2010 年的數字),同時應用在皰疹、流行性感冒的藥物製造過程。HeLa cell 可說是徹底改變了人類醫學研究的進程。

不知道使用那些化妝品的人是否希望能細胞永遠活着,有這個想法的話,不妨看看 Henrietta Lacks 及 HeLa Cell 背後的黑暗故事:

The Guardian – Henrietta Lacks’s cells were priceless, but her family can’t afford a hospital

The Guardian – Final twist to tale of Henrietta Lacks, the woman whose cells helped the fight against cancer

照片由黑江若葉提供

開源中日韓字體——思源黑體

Source Han Sans

近幾個月一直策劃、設計一個流動平台上的語言學習產品,不斷接觸 UI 設計、配色、字體等方面的事情。製作一件雙語亦要兼顧繁簡字的產品,最大的煩惱就是系統預載的的中文字型不多,很難找到合適的選擇。再者項目用到的不少未收錄在 UNICODE 詞庫(例如𨨏)的字,雖然可以透過拼合字體造圖的方式處理,但由於授權關係未能從坊間商用字體提取部件加以組合。要解決這個問題,以前需要向市面一些大機構購買授權,但日前 Adobe 與 Google 聯手推出的開源字體 Source Han Sans 思源黑體 ,或許可解決這一煩惱。

安裝好字體,並套用至自己預備的難字表中,繁體難字基本上都能顯示,但簡體的𨧀、魣則仍未收錄(或許要等 Unicode 先更新吧)。不過既然是開源字體,應該可以拿其他金字旁的簡體字來拼出我們需要的字吧!這樣弄出來的內容應該更完整,不會因為字體不支援某幾字而以其他字體取代。

SourceForge 下載:http://sourceforge.net/projects/source-han-sans.adobe/?source=directory

 

在香港,沒有六尺高已夠惱人,更何況六尺高?

我沒有六尺高⋯⋯

幾個星期前的身體檢查,護士已經把這個事實告訴我,我的身高為 179 cm。

奔三的人,無論再發多少次高燒,再做多少運動,也應該沒可能有六尺(183 cm)高吧。

香港男子的平均身高為 170 cm,女子則為 158.7 cm,大部份設施、裝置都以此為標準設計。沒有六尺高的我,搭電車已經會碰到下層車頂的橫樑,搭地鐵已經會碰到那些扶手,偶然我也覺得商場廁所或洗手盤太矮,要彎著身才能使用。日常穿的衣服當然沒問題,但當要去今年流行的自拍館找些奇裝異服來穿,便相當容易出現衣不稱身的情況。

沒有六尺高已經如是,相信六尺高的朋友會有更多煩惱⋯⋯

最後,無聊問題一個:稱讚某人「鶴立雞群」時,是不是同時將某人身邊的人貶稱為「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