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鴨與童年回憶?

1903002_668815226513539_2024863000706882500_n

《2014 DSE 通識考試題目 2》:

你在多大程度上認為香港人前往觀看橡皮鴨是因為它勾起他們的童年回憶?解釋你的答案。

橡皮鴨之父,荷蘭藝術家 F. 荷夫曼在受訪時表示希望橡皮鴨能勾起香港人的童年集體回憶,但是香港人的童年回憶有黃鴨這種東西嗎?我絕不同意他們前往觀看黃鴨與童年回憶有任何關係,相反這是他們渴求虛榮的表現。

淡水,是地球珍貴的資源,二十世紀的香港有過幾次食水管制。最嚴重的發生在1963至1967年,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其後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也有發生制水。是故五十後、六十後甚至七十後,均對制水有集體回憶;七十年代末以後,香港政府大量購入東江水,食水供應才算穩定。

穩定的供水並非必然,因此電視、電台常有政府宣傳廣告,教導市民食水珍貴,切勿浪費的道理。要節約用水,保護水資源,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洗澡盡量以花曬淋浴,代替浴缸浸浴。

黃鴨是浸浴時玩的玩具,兒童浸泡在暖水中,一邊玩著心愛的玩具,一邊由父母幫忙清潔身體。香港的五六十後經歷過食水管制,體會過食水的珍貴,大部分應該會珍惜食水,響應政府呼籲減少用水。何況香港住宅面積狹小,與歐洲大部分房屋有浴缸的設計不同,浴缸並非香港住宅必然的裝置,在一些舊式樓宇或細小的單位,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都只能站著洗澡,沒有玩黃鴨的機會。由此可見,黃鴨並非港人童年回憶,但為什麼黃鴨來港,市民無分男女老幼還是一窩蜂去欣賞?

每個人都喜歡當主角,而社交網絡提供了這樣的一個機會,這樣的一個平台,讓人以為自己是主角。正如美國《時代周刊》幾年前的風雲人物,沒有名人頭像,而是一塊鏡子,照出讀者的樣貌,【你】——就是社交網絡時代的風雲人物。人喜歡在社交網絡平台上展示自己,吸引身邊朋友關注,希望旁人羨慕自己的生活。為了得到別人讚好,參與城中矚目的活動,例如苦苦輪候三小時品嚐新開的拉麵店或是一窩蜂購買某公司的毛公仔等事可謂司空見慣。

湊熱鬧,趕潮流是人的天性,在商場推廣部門的努力下,黃鴨在維港成為了香港一個極好的話題,因此引來無數市民前往欣賞。在展出期間,社交網絡例如 Facebook、Instagram、微博、Twitter,均氾濫着黃鴨的照片。貼出黃鴨的照片後,換來身邊好友的讚好、留言,這種虛榮的感覺是無價寶。

哲學家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即「我思考,所以,我存在」,但沉迷於追求虛榮的人,往往不作思考,一窩蜂地參與這些活動,通過別人的關注,別人的讚好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其說去看黃鴨是童年回憶,不如說這個城市的人心靈空虛。

(本來的確想回答題目,但最後離題萬丈,算了,社會人士的遊戲文章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