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讀中文笑話

536277_364615980263690_493833530_n

網絡時常流傳這類圖,用普通話唸詩,把好好的詩句變成古靈精怪非常可笑的句子。偶然在社交網絡看見老師輩人士轉貼分享,說什麼中文不容易,大家努力這類的說話,我只想說……:「是普通話太蠢吧!」

作為地道第四代香港人(按血族關係計算,並不是某個社會科學學者按時代、年齡分類),我一直以廣東話接受中文教育,課堂中鮮有這種笑話出現,這是因為相對漢語北方方言,南方的廣東話、閩南語等保留了不少華夏語言的口音。現在所謂普通話,是由北方方言演化而成,上溯歷史則是自蒙古鐵騎統治元國時開始流行。

廣韻中除了平上去入,還把聲調分陰陽(入聲有中入聲),因為聲調複雜,蒙古人說得不好,所以逐漸簡化成現在人所熟悉的四聲——聲調僅餘平上去,入聲被抹殺,陰陽也丟得七七八八。中文用九聲來唸,同音異字雖無可避免,但絕對沒有北方方言那樣繁多,精緻的唐詩宋詞用廣東話唸更不會變成低俗、白痴的搞笑文章。以上圖陸游的《臥春》為例,可能會變成《餓春》這種男士問題,卻不會變成《我蠢》。

我看這種所謂笑話,只會想起華夏精緻文化的淪亡,以及苟延殘喘的廣東話在香港正受所謂大一統標準的逼害。秦始皇的「書同文」規範了文字,但各地方言仍能百花齊放,蓬勃發展;共產黨的「口同語」企圖消滅中國方言,以政治上的規範統一各地的口語,民眾的思想,為此我們必須努力抵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