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報學中文……真的可以嗎?

我曾再三強調我不會幫傳媒或商業機構免費改文,但會毫不客氣公開恥笑他們,以下引用的報導亦是一樣。

編輯室手記
專訪陳淑莊/文.雯

律師經常要翻查案例,沒有良好的語文根底——尤其是英語,面對深奧難懂的條例用字,恐怕會頭暈眼花。早前學生刊物《語文同樂》邀得陳淑莊(Tanya)接受「名人物語」訪問,分享她學習語文的樂事。

曾任立法會議員的Tanya本身是執業大律師,也是專欄作家,大概不會有人質疑她的語文能力,但原來Tanya中文只念至小六!中學時代的Tanya主修法文,從此在課堂上與中文絕緣,中史、中國文學更是沾不上邊。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她,反而多次慨嘆沒有修讀中文十分遺憾。自知中文程度比人落後,她更珍惜學習中文的機會,遇上不明的生字,會認真查考來源及讀音。

近年香港社會有種「學好外語比學好母語更重要」的風氣,不少望子成龍的家長,在子女剛上小學、甚至讀幼稚園時,已送他們去學習法語、西班牙語、德語等各種外語,認為這樣才夠「國際化」。近年的考評報告亦指出,考生在中文科犯了不少令人失笑的錯誤,首屆文憑試中文科考卷成為不少傳統名校學生升讀大學的絆腳石。學生的中國語文能力正在倒退,難道中文真的不值得重視?

其實近年全球興起一股中文熱,中國崛起更令中文在未來世界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少歐美國家掀起學習中文的熱潮,不遺餘力推動中文教育。當外國人努力學習中文的時候,我們作為中華民族子孫,活在中文世界,不是更應努力學習欣賞中華文化之美嗎?

Tanya在訪談中,多次強調學習中文的重要,更分享她自學中文的方法——多閱讀中文報紙是不二法門。一直以來,《語文同樂》希望能以輕鬆有趣的方式,讓學生趣學語文。「名人物語」陳淑莊訪問剛於第58期刊出,未來還有陳豪、張繼聰等,繼續與大家分享人生點滴和語文樂事,不要錯過!

文章來自:明報《編輯室手記》

文章開首先說當律師要有良好的語文根底,然後用破折號突出重點——英語,但第二段立即將第一段提出的重點推翻,將語文根底化為一個整體概念,將中文、英文混為一談。然後整篇訪問就變得像《陳淑莊學中文》,但……那與第一段的立論,法律條文什麼的完全沾不上邊啊!當然香港法例條文在主權移交前已全翻譯為中文,但不見得陳淑莊是用中文學法律的嘛……

第二段,陳淑莊在求學時修讀法文,與中文絕緣,為什麼還要故意提及中史和中國文學?如果整篇訪問重點是語文,只要說中文便足夠了,根本無需提及其他兩個學科!

第三段,記者寫了一大堆外語的名稱,然後寫「……、德語等各種外語」,問題是「等」與「各種」在這裡重複使用,令文章顯得累贅,要麼寫「已送他們去學習……、德語等外語」,要不寫「已送他們去學習各種外語」。

而最後一段,記者提及陳淑莊學習中文的方法,我明白整篇文章都是一大段廣告,但【方法】和【不二法門】意思都是一樣的,破折號後根本不用再使用意思重複的字眼!

縱觀全文,故作親暱稱呼陳淑莊為 Tanya,中英混雜不倫不類。學生們耳濡目染,語文程度只會更不堪入目。老實說,中文報章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遣辭用字還有點水平,某取態草根的報紙推出後競爭一發不可收拾,語文水平明顯下降。陳淑莊的方法在她的年代用得著,不代表今天還有用,需知毒藥永遠是毒藥,不會因為吃得多而成為補品。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讀報學中文……真的可以嗎?

  1. 1971年出生、1980年代讀中學,即使天主教學校嘉諾撒聖心書院,初中也有國文課吧!印象中國文一直都是必修課,會考也要考的,到考A-Level入HKU,會沒有國文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