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好書

香港市政局於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出版的一系列圖鑒,並邀請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或該領域的專家撰文,為讀者詳細介紹該物種或事物的知識。不知是否因為書籍用彩色印刷,圖又多又漂亮,還是小學生的我購買了該系列的其中十本書,當作課外讀物拿回學校閱讀。小學後期準備升中,被沒完沒了的學能測驗練習折騰(折磨)著,所以那些書本早已移離狹窄的家中。

自從迷上爬山拍攝花草樹木飛鳥昆蟲,我希望在整理照片時辨認牠們的種屬,豐富相簿裡的資料。另外,與朋友閒談間聽聞的樹種,回家亦會翻一翻書本,豐富自己的知識。該系列中最厚的一本-《香港樹木彙編》(《彙編》)的膠水已經毫無黏力,全書變得破破爛爛。我深知該書是我最常查閱的書籍,因此打算去書店找個後備。

可是市政局早已解散,政府亦把它原有的職能分拆,該系列叢書亦早已絕版。漁農自然護理署在2008年推出《香港野外樹木圖鑑》(《圖鑒》),理論上功能可以取代舊圖鑒,可是細看文字缺深感新不如舊。

早前從慈雲山起步,經沙田坳道前往沙田,途中遇見這種長著黑紫色果子的植物。葉片的排序,襯托著三枚又黑又圓的小果子,很是漂亮,於是立即拍下來準備回家查圖鑒,看看是哪個物種。

短花楠?豹皮樟?

互生單葉並生在小枝末端,基本上我已把牠鎖定為樟科植物,不過在豹皮樟(Litsearotundifolia var. oblongifolia)和短花楠(短序潤楠)(Machilus breviflora)間舉棋不定。信手翻閱《圖鑑》和《彙編》卻發現內容有極大差異。

先看《圖鑑》:

《香港野外樹木圖鑑》對「短序潤楠(短花楠)」的描述

再看《彙編》:

《香港樹木彙編》對「短花楠」的描述

毫無疑問,作為一本供「一般人按圖索驥」的工具書,《圖鑑》確實非常方便,使用者很容易便鎖定他們正在尋找的樹種。可是我略嫌介紹文字過分精簡,在《彙編》中最後一段,說明了短花楠的「果為一漿果,圓形,…,成熟時黑色,…」;《圖鑑》卻說「…果球形」而沒有形容牠的顏色、形狀。

雖然冗長的文字有時候叫人看得大打呵欠,可是既然目標讀者是「業餘愛好者」,我相信他們跟我一樣絕對不會介意多看一點文字。另外,看完《彙編》跟《圖鑑》,我還是未能肯定究竟我拍下的究竟是甚麼植物,希望網絡友好指點。

或許,我應該收藏《香港植物誌》,一本參考了最新資料,曾作出多次更新的圖冊,當中資料包括生境、分佈、生態等資料。

P.S. 說一個「市政局」的笑話,之前區議會選舉,我多次將 District Council (區議會)說成了 Urban Council(市政局)…

參考資料

杜詩雅博士著,何國英先生譯(1990)《香港樹木彙編》,283。香港市政局出版。

黎存志、葉彥、葉國樑、魏遠娥、廖家業(漁農自然護理署 植物工作小組)(2010)《香港野外樹木圖鑑》。2nd ed. 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

延伸閱讀

漁農自然護理署 技術刊物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消失的好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