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軟枝黃蟬的隨想

小時候與家人遷往香港地鐵沿線的杏花邨,搬家不久已經留意到杏花邨的標誌-五個不同顏色的曲線,勾畫出五瓣花瓣的形狀;中間幾條小黑線,象徵著花朵的花蕊。

杏花邨的標誌

小時候,我總是以為地方名都是以該地的特色或風貌命名,好像「香港」就是因為適合牙香樹生長,從前產香事業興盛,因此被稱為香港;以這個邏輯推斷,「杏花邨」應該是一個處處栽滿了杏花的地方,而「杏花」亦應該和標誌中的圖案一樣,因此我努力在屋邨裡尋找有五片花瓣的植物。

軟枝黃蟬

小學放學回家做完功課以後,到平台的廣場、遊樂場遊玩,常常這種植物,燦爛地開著黃色的花朵,花瓣圓圓的,正好是五片。雖然中間沒有花蕊,但看上去倒與那個標誌相似。基於對「命名」的觀念,我把這朵黃花當成杏花。

幸好我當年沒有「手把杏花枝」,信手把自以為是「杏花」的花枝折下來,否則我將不會「未曾經別離」,而是「手把『杏花』枝,半腳進棺材」。家人後來買了一本香港市政局出版的《香港有毒植物》(何孟恆,1988),從書中我找到這漂亮的黃花,知道它名叫「軟枝黃蟬」,是夾竹桃科的一種。全株均含毒性,尤其是植物的乳汁。要是我忍不住誘惑,浪漫地「手把黃蟬枝」,將導致皮膚紅腫,身體不適。

現在長大了,當然知道名字充滿水份,與地方特色可以毫無關係。香港住屋的命名也有所改變,「杏花邨」這種雅緻的名稱,讓人聯想到杜甫詩句「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的名字都變成了歷史遺骸;這個城市東起一棟「御龍山」,西建一座「帝后華庭」,好像大家都在爭奪屹立在中間的「天璽」。富麗堂皇的名字卻失去背後的詩意,一方面表現了中國人愛豪、愛充闊的心態,亦反映香港的文化早已進入黑暗時期。(本來想說「日落西山」,不過還是會想到「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首李商隱的詩句,還是簡單直接用「黑暗時期」算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