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坑舞火龍 – 2011」的點滴

農曆八月十四、十五連續兩晚分別去了蓮花宮及維多利亞公園欣賞大坑舞火龍。

農曆八月十四

蓮花宮

晚上七點左右到達蓮花宮,站在附近花槽的高地,本以為那是有利位置,怎知完全看不見龍頭。

原來草龍頭開光、插花後,從蓮花宮的右側出來,穿過蓮花街,直奔綄紗街。初出蓮花宮的草龍身上並沒有插著香支,真正開始火龍舞的地方是綄紗街。由於從蓮花宮離開後已無法前往綄紗街繼續欣賞舞火龍,因此我在晚上八時左右離開。

農曆八月十五

大坑火龍花燈組

七點半放工後飛奔至天后,草草吃過晚飯後便進入維多利亞公園。本來還打算一邊看花燈,一邊尋找舞火龍的地方。九時左右,到達中央圖書館對開的球場,但見中央圖書館對開球場已預留一大片空地,四周架著鐵欄,立即推測到那裏將是舞火龍舉辦的地方,因此放棄欣賞彩燈,儘量靠近圍欄準備欣賞火龍舞。

點滴一:綜藝晚會

為了娛樂等候中的遊客、市民,當晚會場同時舉行綜藝晚會,舞火龍。晚會邀請了不知名歌手到台上演唱、少林舞僧表演少林功夫舞,另外也有團體表演雜技。場內的喇叭震耳欲聾,為保護我寶貴的聽覺,我一直戴著耳機,輕輕聽著「Unwritten Songs」、「First Thing Last」等精彩英語大碟。盛會進行時關掉音樂,但耳機仍然插著,阻隔現場的噪音。

真不明白為甚麼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弄些粗劣不堪的綜藝活動娛賓,為甚麼不能放過市民,讓市民在寧靜的環境欣賞月色,觀賞工匠精心製作的花燈?

點滴二:缺德的香港人

摻花插紅

一如所有官方活動,舞火龍前少不了舉辦機構主席及政府官員的致辭,另外編排火龍舞的負責人也出來簡述「大坑舞火龍」的歷史。大坑坊眾福利會的主席登台致辭時,說了不到兩分鐘,部分圍觀的市民已經噓聲四起。講解後,主禮嘉賓為火龍摻花掛紅時又有人在大喊「快啲啦!」、「阿伯,手震就搵過個插啦!」或「我哋嚟唔係睇你啊!」

成功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又如何?香港人對傳統文化毫無興趣,只希望一睹充滿動感的火龍表演,更缺乏耐性但求速食。香港果然還是一個文化沙漠,人們不愛閱讀卻愛一窩蜂出書爭做才子才女,亦不尊重傳統文化。這樣的土地,談何文化保育?談何傳承傳統文化?

點滴三:司儀的口誤

大坑火龍

我不知道晚會司儀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聘請的,還是大坑坊眾福利會覓來的,但那位女士的表現極不專業,犯了個不容饒恕的口誤。

大坑舞火龍與一個世紀前的瘟疫有關,當時大坑有不少年輕人因此喪生。由於民間信仰認為瘟疫的來臨與居民得罪神明有關,因此焚香舞龍燃鞭炮,希望趕走瘟神。

在火龍插香後進入會場時,司儀大讚大坑火龍是極具意義的活動,因為「香港仲有很多瘟疫」。沒錯,香港2003年曾爆發非典型肺炎(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之後有零星的禽流感、豬流感個案,但都沒有出現「瘟疫」。SARS 致死的死亡個案僅299人,與黑死病等瘟疫的死亡人數有極大差距。因此當她說出「香港仲有很多瘟疫」時,現場觀眾立即噓聲四起!

點滴四:龍頭著火

大坑火龍的龍頭

火龍指揮在活動進行時不住重複說:「地方淺窄,不要那麼大動作」、「小心燈柱」,但印象絕不及那句:「立即拔掉龍頭那些香支!」原來插滿香支的龍頭燃點了掺紅插花的飾品,火龍的龍頭冒起了紅紅火光,非常危險。因此他們急需拔走火把,以免火燒連環船,讓草龍提早一天成為天上飛龍。

著火的龍頭

結語

老實說火龍沒有想像中壯觀,不過熱熱鬧鬧的倒是很有中國特色。舞火龍,看過就算了,中秋夜我還是喜歡寧靜地渡過。

八月十六,子時満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