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終站-河內

老街至河內的車票

在與中國接壤的老街登上火車,在軟臥中躺著睡著。

說一個小插曲,在軟臥房間中除了我和導遊外,還有兩位澳洲遊客,但當中只有我一人沒有穿涼鞋。剛登上火車不久,有一個青年「挨家逐戶」拍門,希望有人給他擦皮鞋,好讓他賺點兒錢。穿涼鞋、拖鞋的室友當然不用這個服務,因此他的推銷對像鎖定了我,因為經過五天的旅程,我的鞋子滿是泥巴。回絕了一次以後,約十五分鐘他拿著另一隻球鞋,再拍門游說我希望我光顧他,我亦樂於請他吃一吃閉門羹。雖然他態度可取,但不到十幾分鐘便來打擾一次也實在太煩人,所以我打趣說如果再有人敲門,我把他踢下火車。

河內車站

凌晨四時左右,啪啪啪的敲門聲吵醒了我,門外有人用越南話叫嚷。本以為我要把人踹下車,門外站著的卻是車長。原來我在迷迷糊糊間已搭了九小時火車,從老街回到河內。

甫下車,火車外有不少人在派卡片、找客人搭的士。跟隨越南導遊離開車站,他費了一些勁兒找的士,據說市內的士服務龍蛇混雜,他努力找信譽良好的公司,以免因司機兜路帶來損失。

離上午十時三十分還有半天,於是把行李放在他的辦公室後,他帶我看看黎明時分的河內,了解當地居民的生活。

還劍湖畔

走到河內中央的還劍湖畔,雖然仍未破曉,但城中的銀髮族早已出來晨運,在河畔不同角落耍太極、練氣功、拉筋、跳舞、打羽毛球。我們一邊穿梭大街小巷,導遊一邊娓娓道來河內的歷史。我走過的街道,不少都殘留著法國殖民時期的建築。要不是那悶熱的天氣,要不是街道兩側的共產黨宣傳海報,時刻提醒我不是在法國,我真會以為自己正在巴黎花都漫步。

晨運的河內市民

挑著挑擔的攤販

河內市內的宣傳海報

沿著還劍湖畔走了幾圈,導遊帶我去附近一間小店吃早餐,那是我這次旅程最後的一碗越南牛肉米粉。不過之前在街邊的攤販買了一個已授精蒸鴨蛋。把雪白的蛋殼剝去,只見發育中的鴨子擠在裡面,把胚胎分開,依稀見到它的頭、眼睛、嘴巴及雙腿。雖然看上去有點噁心,但是放進口裡的味道卻與一般蛋味無異,伴著薑絲香草魚露更覺滋味。

越南鴨蛋

離開河內,搭上回港的班機,我知道我肯定會懷念越南綠色的山區,山區清新的空氣以及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