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老監獄、稻田

在山羅的 Trade Union Hotel 過夜後,第二天早餐在酒店的餐廳吃過越南牛肉米粉後便起行。

老法國監獄

首先去了老法國監獄,那是法國殖民者當年囚禁反殖異見人士的地方。越戰時,美軍戰機在空襲後返回基地途中,曾在上空卸下未使用的彈藥,破壞了監獄大部份建築,現在的建築是後人重建的。在監獄中可見到即使環境惡劣,囚犯的精神卻沒有因此而折磨,共產主義反而在這種艱難的環境傳播,萌芽後推翻了法國殖民政府。

離開山羅後,驅車向奠邊府進發,途中繼續是曲折的山路。路經平原的時候,把車子泊在一旁,在導遊的帶領下我走進稻田。

導遊帶領我走過田坎

沿著又軟又窄的田坎,我們朝著遠處的村落進發。當日陽光普照,我走了一會已大汗淋漓,猛烈的陽光蒸發地上的水分,令我更覺炎熱。可能是天氣的關係,我看不到有人在稻田工作,反而有村民揹著一捆捆水稻回村。

採收玉米的年輕夫婦

稻田旁邊是玉米田,玉米比水稻要高,泥土則較乾爽,所以我看見一對年輕夫婦在採收玉米。黑傣族的女子婚後便用布扎起頭髮因此導遊一看就知道她已婚。再問她和先生的年齡,方知二人均比我和導遊都年輕!她在十九歲那年下嫁二十歲的丈夫,我們看見他們的時候已婚一年。相對村落,城市人要拍拖、結婚中間要鬧很多彆扭,拖拖拉拉近三十歲才成婚在城市中已經算早。

山腳平原的稻田

看著山腳下一望無際的稻田,親眼看見水稻上的穀物,我不禁想自己吃的一碗米飯需要多少株水稻,背後的耗水、農民的汗水又有多少。

插秧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唐朝時李紳寫下《憫農》一詩,十一個世紀過去後的今天,農民辛苦依然,城市人卻因食物生產全球化、工業化,更忘記眼前的食物,均是遠處的農民以血汗換來的果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